刀劍神域新電影,把動畫黨和百合廚都得罪了個遍!

加油娜娜酱 2022/07/24 檢舉 我要評論

(看完新刀劍劇場版后,這張圖可以再加一個角色了)

《刀劍神域:無星之夜的詠嘆調》BD正式發售了,我們終于可以一睹這部新劇場版的廬山真面目。

沒想到2022年了,我們還能夠再度因為這個橫跨十多年的歷久彌新巨型IP《刀劍神域》聚在一起,為它久違的新動畫歡呼喝彩,實在感慨。

十年前,刀劍動畫橫空出世,還成為了不少人圈外入坑二次元的契機。那段時間,你班上人人都知道桐姥爺,個個都會比劃一個星爆棄療斬。和今天就想看主角爆殺反派的大伙不同,十年前的時代,還是一個「龍傲天」飽受鄙夷的年代,而「桐人」就是「龍傲天」這個標簽的代表人物,遭到不少婆羅門唾棄。

但無論如何,刀劍依然憑借其在當時富有新意的劇情和極高的動畫質量,在全世界取得了震耳欲聾的好口碑。

如果從web時代算起,刀劍小說至今已經連載了近20年。川原礫早在21世紀初,就從二次元角度想象出了這個能實現全意識潛行的虛擬VRMMO世界,其實還算挺超前的。

刀劍原著故事的大半都已動畫化。我們熟知的「艾恩葛朗特」只不過是刀劍系列最開始的內容。

簡而言之,《刀劍神域》的故事,就是一群臭打游戲的網癮少年少女被卷入了一場「無法登出」的death game 中。游戲中的玩家一旦HP歸零就完了,現實中也會完蛋。只有打贏地圖第100層的BOSS,所有人才能得救。

盡管爭議不斷,但整體而言,刀劍系列口碑一直很棒。因為在小說中,其展現的對不少接地氣的科幻命題的社會性思考,對AI發展方向的倫理質疑與探討,都是當前現實科學所關注的領域議題。

……直到兩年前,隨著刀劍原作第9卷開始的第三季愛麗絲篇動畫化——刀劍這個IP的聲譽從此一落千丈,再難翻身。

刀劍第三季的崩垮原因和其他崩掉的輕改不同,是相當復雜且多方面的,我們這里就不一一回顧了。除了崩掉的第三季,其實這十年間,刀劍這IP還出了一大堆堪稱災難的坑錢粉絲向游戲。但也不必太過唏噓,這是一個人氣IP走向商業化長達十余年后不可避免的結果。

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今天要聊的這部刀劍新劇場版《無星之夜的詠嘆調》上映了。

劇場版《無星之夜的詠嘆調》,改編自刀劍小說進擊篇的第一卷。所謂進擊篇,就是川原礫突發奇想,決定把桐人們攻略艾恩葛朗特的過程從第一層開始仔細寫起的結果。因為小說正篇開局不久的時間線里,艾恩葛朗特就已經被攻略了六七十層,前期內容都被省略掉了。畢竟刀劍原著的時間線比較混亂,許多故事都是東一點西一點分散在各卷中的。

不過,許多觀眾看進擊篇,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看你這些被正片省略了的游戲內容有多精彩——而是,想看狗糧。

觀眾好奇的是男主角桐人和女主角亞絲娜相識的過程,好奇的是他們如何一步一步走向相愛,他們彼此到底經歷過什麼,才能在未來作品中展現如此堅定且深刻的羈絆一百年不動搖。在原作中他們老夫老妻的樣子觀眾早就看到齁了,所以也想回去看看曾經仍然青澀的兩人是如何交往的。

實際上,刀劍第一季TV動畫的第二集內容就改編自進擊篇的《無星之夜的詠嘆調》。動畫為了按照時間前后順序仔細描寫艾恩葛朗特篇的始末,將原著小說種分散在各卷的艾恩葛朗特時間線故事全抽了出來,按順序接在了一起。不過受限于TV篇幅,《無星之夜的詠嘆調》里還有許多內容都被動畫刪節了。

所以粉絲們大多都挺期待這次的新劇場版的,因為本作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刀劍神域的第0集。

結果,讓觀眾看不懂的事情,接二連三地發生了。

首先是,電影宣發時期的PV2,出現了不認識的女人。

在此之前,本作電影的預告內容都是非常標準的桐人亞絲娜夫妻連擊。唯獨到到了PV2,出現了一個無論是原著黨還是動畫黨都沒見過的新角色。不過這也算正常,無星之夜的詠嘆調畢竟已經被TV改過了一部分,劇場版里加點原創角色和劇情當噱頭也是情理之中。

不過,在后續的宣發中,觀眾發現這個新角色似乎不僅僅只是路人,而是占有相當地位的重量級角色,甚至登上了宣發海報中,和桐人亞絲娜位置并列。顯然,她是享有主角待遇的。

許多人開始擔憂,這個新角色的出現會不會影響我們看夫妻發糖。因為照PV的許多曖昧鏡頭來看,這個新角色似乎有和亞絲娜賣百合的嫌疑。

但也有人認為,放心!原作都是桐亞糖!川原為了發糖都吃書了,劇場版肯定不會搞什麼迷惑操作的!

無論如何,不安的種子已經拋下。

在正式PV中,大家擔心的事情發生了:百合營業,它可能真的有,還不少。

而且,在所有PV中,有個該有的人似乎消失了。在原作中,和亞絲娜相當要好的「老鼠情報商」阿爾戈完全沒露過面。阿爾戈也是封弊者,在游戲開局教過亞絲娜劍術,送了亞絲娜新手教程。而這個阿爾戈的位置,似乎正是被這個不認識的新角色「米特」搶了。

(站在你身邊的,本該是我……)

這一波下來大家都慌了。這是要整什麼活?

總之無論如何,搞點百合也無所謂吧,畢竟貼貼是時下流行的要素。為了營造一些噱頭引點百合廚過來看屬于擴大受眾,這點問題,無可厚非!

直到前幾天BD發售,觀眾終于看到了正片,糟糕的預感全都應驗了。

這部劇場版,不僅把動畫黨按在地上摩擦,也給聞著味來的百合廚當頭一棒。

這位神秘的原創角色「米特」,真實身份是亞絲娜現實學校的同學兔澤真澄。她為人孤僻帥氣,不主動交朋友,與大和撫子風格的好教養大小姐亞絲娜走的是完全相反的酷大姐路線。她倆基本是整個學校女生的學園偶像。米特私底下只和亞絲娜聊得來,她不僅學習成績頂尖到能永遠把精英大小姐亞絲娜壓在第二名,還是一個資深游戲玩家。

而把亞絲娜帶進刀劍神域這個大坑的,就是她。

劇場版前半部分基本全以亞絲娜視角講述她和米特的游戲經歷,沒有任何桐人戲份。那,我們就安心來吃百合糧吧。

首先,我們來細數一下亞絲娜和米特各種相當經典的百合營業內容。

兩人霸道至極的初次「相識」,是米特的腿咚。良家大小姐和帥氣不良妹的經典CP組合一下就立起來了。

另外,學校天台是兩人幽會的秘密場所。米特在這給亞絲娜綁了頭髮——也就是說,亞絲娜如今的麻花辮長直髮型,實際上是米特為她設計的。

同樣,后來亞絲娜也給米特綁了頭髮,兩人還綁了一模一樣的髮型。確實單論這個互綁頭髮的操作,還是挺深諳百合人心的……

(而且就算只是綁個頭髮,也要整一些看起來險些接吻的拉近距離貼貼鏡頭,標準的百合營業)

在SAO無法登出,遭遇緊急事態宣言后差點掛掉的情況下,亞絲娜陷入混亂,被米特一句「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貼貼冷靜下來。

在旅館里,米特也非常A地摟著亞絲娜的肩膀(還有大特寫)說,「我絕對不會讓你犧牲的」。

其實這些顯然賣百的要素都還算發揮得不錯,讓人悸動不已的同時,觀感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差。觀眾也大概能感受到,本作的原創劇情線就是以亞絲娜和米特兩人的關系為核心發展的。米特身為刀劍封弊者相當照顧亞絲娜,細致拘泥地教導了亞絲娜在這個世界存活下去的知識和方法,帶領亞絲娜從游戲小白一步一步升級到普通玩家。兩人相依為命,背靠背為了彼此的明天而活下去,這份純潔又堅固的情誼還真沒什麼好挑剔的。被搶了戲份的阿爾戈,似乎也沒那麼重要了。

然而,一切到此為止。

接下來就是地獄的開始。

在接下來短短5分鐘內,所有觀眾都被猛得塞了一口不可理喻的shit。

某天兩人外出探索時發生了意外。亞絲娜觸發了陷阱招致怪物群圍攻,米特被偷襲掉到了懸崖下方。

米特醒來后趕緊沖回去想拯救身陷囹吾的亞絲娜,但一路上被怪物堵路,寸步難行。

眼看著亞絲娜血條逐漸變空,米特萎了。

(米特已離開小隊)

是的。

這個之前緊緊抱著亞絲娜,口口聲聲說「我會保護好你的」的米特,這個在深夜摟著亞絲娜肩膀,口口聲聲說「我不會讓你掛掉的」的米特,這個互相綁過頭髮,口口聲聲說「我們約好了一起通關」的米特,我們的這位颯爽帥氣冷酷瀟灑的、可靠的不良妹,兔澤真澄同學——

——她退隊了。

她丟下亞絲娜,一個人溜了。

(?)

這一瞬間,之前花了半部電影時長營造的所有的百合營業,都讓人反胃了起來。

絕大部分觀眾看到這一段,估計大腦都是宕機的。

作品之前塑造起來的可靠的米特形象完全倒塌,她沒有為亞絲娜奮戰到最后一刻,而是中途就溜了。從她的恐懼的心理活動中我們只能猜測,她似乎是「不想親眼見證隊友犧牲」,所以才選擇退隊,掩耳盜鈴大勝利。但這份心理陰影沒有任何鋪墊,純粹是突如其來的奇妙惡臭。

也許,編劇是想突然在這里安排一場什麼「人性的弱點」之類的戲碼吧。但前后不對接的劇情氛圍,囫圇吞棗似的角色塑造,讓這種沖突的戲碼徹底成為了小丑,也讓觀眾成為了小丑。

我們的亞絲娜,剛剛就是在和這種水平的女角色搞百合營業?

學校中心有靈犀的偶像大小姐雙璧,原來就這點淺薄關系?

生死與共了這麼長時間,換來的就是「溜了」?

有點犯惡心了捏。

(米特的離去,直接成為了亞絲娜的心理陰影)

太多的突兀,太多的不解,讓觀眾的情緒完全跟不上這部作品跳脫的邏輯。

在宣發時期,這位原創角色被大張旗鼓地放在海報封面,讓我們認為她似乎至少在人格魅力上是一個媲美主角人設的角色。在作品的前半部分,她也確實扛起了作品的半邊天,用她穩健、可靠、帥氣的擔當型人設支撐起了她主角般的地位——

——直到這段毫無鋪墊突兀至極的劇情出現,她的人設突然降格成了一個隨處可見的、普通的路人,因為無法理解的矯情理由放棄了相依為命的伙伴的性命。

(川原一如既往的惡趣味,不得不品)

是的,這拋棄友人的想法也許很「寫實」,很像現實中人心會有的「丑惡面」,是對無法改變的現實的妥協,是「逼不得已」的選擇。

然而,你是一位登上了海報的角色,是一位和亞絲娜、桐人并肩而立的擁有同等地位的角色,是一個吃滿了宣發資源的頂天立地的角色,是一位前期從頭到尾都在被強調可靠、優秀、帥氣、爽朗、堅強的角色,而不是什麼能夠肆意釋放人性丑惡的隨處可見雜魚。

一言蔽之,現在真的是展現什麼「人性丑惡」的恰當時機嗎?

(心灰意冷的亞絲娜從此過上了每天啃樹皮面包的生活)

她的表現,徹底背叛了她在場內場外得到的一切。她的角色性被撕裂的故事毀于一旦,她的人格被強行的劇情走向扭曲成了分裂。從此,她將永遠得不到刀劍粉絲的諒解,成為所有人都唾棄的難登大雅之堂的角色。這就是曾經一個登上過封面的女角色的末路。為什麼非得這樣?

當然,故事后續完全不存在什麼洗白和轉折。

被逼上絕路的亞絲娜,理所當然被桐人所救。于是經過一番心理創傷療愈,劇情開始和TV接軌,亞絲娜和桐人一起行動,最終參與了第一層BOSS的討伐戰。在攻略組中,她再次遇見了米特。我們的亞絲娜當然會原諒米特,但也從此和米特分道揚鑣。

米特并沒有什麼PTSD洗白,她之所以這麼做就是因為她這麼做了,沒有特別的動機。她懷著悔恨和不甘,以及對亞絲娜的敬重和愧疚,可能還懷著對肆意操弄她人生的編劇的不解,就此退出了主角團,從此淪為路人。

我周圍的朋友都說:米特為了救亞絲娜而犧牲,才是這個角色最好的歸宿。

否則,她得到的宣發與地位,真的不配她的表現。

以吃書為代價,塞原創角色改變原作劇情,就是為了刻畫這樣一個故事嗎?

既然說到百合,那我們沒辦法不把刀劍圣母圣詠篇的劇情拿來比較。

雖然圣母圣詠也有百合營業,但絕劍和亞絲娜的情誼刻畫之深,已經遠遠超過了「讓人動容」的地步。圣母圣詠中所描繪的友情,既展現了冰冷科技未來中可貴的人文關懷,昭示了游戲與賽博醫療結合的發展方向,還探討了一些相當敏感的問題:絕癥患者在網游中的生死觀,并給出了一個無論對游戲玩家還是對科技發展而言都顯得十分浪漫的回答。

圣母圣詠將刀劍神域的故事格局升華到了遠超游戲的地步。這時候,那句slogen「雖然這是游戲,但可不是鬧著玩的」才體現出了它真正的含義。

看到這,誰還有心思去看桐人亞絲娜發糖?什麼糖吃起來都噎得慌。

回到新劇場版來,這些百合營業要素的加入,與其說是為了刻畫兩人的復雜關系,更像是年事已高與時代脫節的老大爺想要親近年輕人,又看到現在網上恰好流行百合,所以就硬生生要求動畫塞了點百合要素來當噱頭討好新觀眾追追流行而已。

結果,百合豚被騙進來殺,動畫黨不明所以。它沒有為原作補充什麼有益的新信息,也沒能滿足核心粉絲的需求。

然而,刀劍馬上就公布了改編自進擊篇第4卷的新劇場版《黯淡黃昏的諧謔曲》的消息。在海報上,我們終于看見了被搶走戲份的阿爾戈成為了主要角色。

又然而,作為劇場版《無星之夜的詠嘆調》的續篇,我們依然能在CAST里發現米特的身影……

在刀劍所有作品中都沒有半絲跡象的這位原創角色,似乎命相當長。

在這寒冷的盛夏,唯獨雖遲但到的亞絲娜湯,還能給所有心靈受傷的觀眾一絲慰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