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時代的最后階段,誕生了這部「最爛」的動畫

漫酱~ 2022/08/06 檢舉 我要評論

在30年的平成時代中,日本誕生了無數個令人拍手叫絕的漫畫、動畫和游戲。

平成的最后一個月,本應該是好好總結和回顧的日子,可是半路殺出來個程咬金,一部可以競爭「平成最爛動畫」的作品播出了最后一集。而這一集是日本視訊網站niconico的生放送中好評率最低的單集動畫,它就是《獸娘動物園2》最終話。

兩季《獸娘動物園》可以說是前后風評差距最大的動畫,動畫第一部好評如潮,觀眾們爭相安利給宅友。可是時隔兩年的續作卻成為了「平成最爛動畫」,這個從天堂到地獄的體驗放眼整個日本動畫界都是極為罕見的。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同一系列兩部動畫的評價竟然有如此差別?

換人風波,角川爆破

《獸娘動物園》原本是一個多平台企劃,企劃核心是2015年上線的手游。游戲發布后一直處于不溫不火的狀態,于2016年12月14日結束運營。就是這麼一款「沒有撐到動畫播放就結束運營」的游戲,卻在たつき(下文稱「駝鹿」)監督和制作公司八百萬的努力下,成為了2017年兼具話題性和商業價值的動畫作品。企劃得以起死回生,成為了受人矚目的大IP。

駝鹿監督自然是功不可沒,他兼顧監督、系列構成、演出等多個職位,并在制作動畫之前去非洲大草原親自考察動物的習性,以保證擬人化之后能夠盡可能地貼近現實。雖然作為一個全3D動畫,其制作質量連日本的平均水平都達不到,但憑借抽絲剝繭、層層推進的劇情,和擬真、可愛,甚至是魔性的擬人化建模和動作,讓全世界觀眾為之狂熱。

就在動畫完結5個月后,2017年9月25日,駝鹿監督突然發表推特,表示自己收到《獸娘動物園》版權方之一的角川集團的通知,將不再負責《獸娘動物園》的相關內容。全世界粉絲為之嘩然,并持續不斷在社交網絡上瘋狂抵制,「たつき監督」甚至成為當時推特上熱搜(世界范圍)的第一位,「KADOKAWA」(角川)則排在第八,足見粉絲們的震怒。

兩天后,動畫官網上出現了一篇來自動畫制作委員會的公告。公告聲稱在制作委員會未授權的情況下,八百萬擅自使用《獸娘動物園》IP,雙方沒有談攏,制作委員會選擇與動畫制作公司八百萬解約,而更換制作班底一事還尚未正式決定。

當晚,日本視訊網站niconico上進行了一次《獸娘動物園》的直播活動。「浣熊」聲優小野早稀在直播開場時就事件進行了道歉。但作為與事件毫無關系的聲優,她們的道歉并不能解決任何問題。認為自己呼聲沒有得到回應的粉絲又對版權方角川發起了新一波的反對聲浪。

一周后,時任角川集團社長川上量生火上澆油的行為,則將粉絲的憤怒推向了最[高·潮]。他在社交網站Mastodon寫下了一些公關辭令后,寫到「關于《獸娘動物園》事件」,之后就是隱藏的內容。當讀者點開之后,卻是「我怎麼會寫嘛」之類的話。這樣的「溜粉」行為,讓粉絲怒不可遏,「爆破角川」被他們常掛在嘴邊。

實際上,本次換監督事件是制作委員會與制作公司八百萬的分歧,駝鹿監督是個受害者。在之后的數個月中,粉絲們繼續著抗議和抵制,角川和八百萬也各自釋放了「可以再談」的信號,但更換制作班底這件事情最后還是發生了。

究其本質,還是《獸娘動物園》變成大IP,讓逐利的資本看到了獲取更多利潤的可能。其對動畫的制作態度從「放養」到「圈養」,之前制作委員會承諾的「完結之后自由創作」變成了空頭支票無從兌現。畢竟,在如今的大環境下,動畫制作公司無論如何是抗衡不過擁有版權的金主的,更何況還是此前默默無名的八百萬。

對于有想法的創作者來說,價值爆棚、令資本垂涎欲滴的《獸娘動物園》過于苛刻和受限的創作環境反而不適合發揮。離開了《獸娘動物園》的駝鹿依舊是駝鹿,可離開駝鹿監督的《獸娘動物園》還是《獸娘動物園》嗎?

剛剛完結的《獸娘動物園2》為我們給出了答案:

不是。

平成最爛

在替換了駝鹿監督之后,《獸娘動物園2》的制作陣容看起來也還算不錯。監督木村隆一的代表作是子供向人氣作品《偶像活動》,系列構成和腳本則是參與過《佐賀偶像是傳奇》制作的增本拓也。考慮到二人在業界都有一定名氣,也有(某種程度上)拿得出手的作品,不滿于駝鹿被替換的粉絲心中未必沒有一絲對續作的期待。

相比制作環境簡陋的第一部,《獸娘動物園2》有著人數更多的制作班底,更為充足的預算、更為豪華的制作陣容,但最后的結果卻是敘事節奏一塌糊涂,角色塑造也是崩壞嚴重,根本不具備前作的靈氣。

作品中頗為搞笑的就是「10厘米懸崖」。最終話中,藪貓鼓勵主角咕嚕嚕勇敢地跨過懸崖,并且用非常緊張的氛圍進行渲染,并玩了一次「偷梁換柱」。其實所謂的「懸崖」就是10厘米的坑,正常體格的人類隨便一跨就過去,作品卻非要大動干戈,讓人看起來不明所以。

同時,作品主角咕嚕嚕也塑造得極為失敗,對救了自己一命的伙伴,說了一句「回家去吧」這樣令人心寒的話語,便讓她灰溜溜地離開了。甚至讓觀眾懷疑咕嚕嚕的人品。

在劇情上,《獸娘動物園2》對前作粉絲充滿了惡意。作品讓所有的動物都忘記了前作主角小包,同時又讓小包作為配角登場。小包登場證明了兩部動畫在劇情上有延續性,可是第二部中出現了大量的「吃書」情節,把前作的很多設定都拋棄了,粉絲的心情可想而知。

推特上更有疑似第二部制作公司Tomason的員工爆料,為了對抗駝鹿監督的新作《煙草》,《獸娘動物園2》的檔期被提前到今年1月,與其同時播出。整個公司都處在「萬策盡」的狀態,趕工通宵如家常便飯一般。

最后一話放送前夕,已經提前得知整個《獸娘動物園2》最終結局的木村隆一像發瘋一般狂刷推特,說著意味不明的言論,并與粉絲展開論戰。而看著木村監督發瘋的細谷制片人,卻悠然地吃著拉面,并說出類似于「木村高興就好」之類的話語,主創團隊看起來并不正常,而動畫最后自然也一瀉千里。

動畫niconico直播最后的畫面,被憤怒的觀眾用紅色的彈幕填滿,60萬人近2.6%好評率,刷新了《游戲王ARC-V》148話2.8%的最低好評率記錄,niconico大百科的詞條上則為這一集打上了觀看者需要「健康的肉體和鋼鐵的精神」的健康警告,不知制作委員會和角川集團是否樂于見到這樣的結果。

不光是觀眾不滿意,不少從業人員對《獸娘動物園2》的表現嗤之以鼻。動畫監督山本寬針對《獸娘動物園2》發表博客表示,這部作品「為了一己恩怨,背叛了粉絲和有良知的工作人員」,而這「作為動畫的制作者是不能做的」。

與此同時,駝鹿監督再一次用出色的劇情和對作品的濃濃愛意征服了觀眾。《煙草》的首卷藍光銷量已經突破一萬,從眾多動畫中脫穎而出。為此,駝鹿監督付出的代價是接近一年沒有回到過家里。而在駝鹿監督推特發出后的第二天,木村監督突然發推特說「動畫人不應該把不回家當做驕傲的資本」,是在諷刺或是批評誰,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自此,已經沒有人還心存疑問,離開駝鹿的《獸娘動物園》已不再是《獸娘動物園》,離開《獸娘動物園》的駝鹿依然是駝鹿。

平心而論,觀眾們再怎麼稱其為「平成最爛」,它也不一定真正配得上這個名號,或許更差的早已被觀眾們遺忘,掃進歷史的垃圾桶。然而以這種近乎恥辱的方式被記住,《獸娘動物園2》所承受的罵名會在未來繼續增加,它也會持續不斷出現在各種考古和盤點的文章與視訊里。換一種大家熟悉的說法,這叫做「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回首2017年2月,《獸娘動物園》動畫正火爆播出,原本無人關注的它憑借著自身的素質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新觀眾。角川COMICS編輯長梶井齊面對采訪指出,對于《獸娘動物園》,他們所想的是「創造一個可以使用100年的IP」。是動畫的成功給了角川提出這個口號的底氣,可惜的是,他們似乎忘記了是誰使動畫乃至整個IP起死回生的。

現在讀來,不禁令人啞然失笑。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