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強式主角到「龍傲天」泛濫,從日本文化角度看動漫設定的變革

莫可可小姐姐 2022/05/31 檢舉 我要評論

無論是在日本的動畫還是在漫畫的設定上,小強式主角總是屢見不鮮的,這種角色具體可以總結為打不死、成長環境惡劣、性格善良正直這三個特點,而通常采用的故事套路基本上都是升級打怪類的,在主角成長到一個階段的時候,突然出來一個比他稍微強上一些的反派,然后不斷重復類似的橋段直到結局。

但在最近幾年,設定為小強式主角的作品開始減少,而「龍傲天」類主角的設定開始受到讀者和觀眾的歡迎,具體人物設定上大致是主角從登場開始就是最強者,劇情不斷地反轉、反套路,打亂模板化的敘事結構,以上位者的身份審視世界。

也就是說主角的設定從最弱變成了最強,原本主角的結局剛好是如今「龍傲天」作品主角的開局。那麼產生如此巨大變化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我們來從日本文化變革的角度去分析一下。

「小強」產生的背景

早年日漫的小強式主角可以追溯到上世紀八十年代甚至更早一些的時間,我們以1986年開始連載并動畫化的作品《圣斗士星矢》為例,作者車田正美創作的星矢等五個主角一直被人戲稱為「青銅五小強」,星矢他們就是最經典的小強主角形象,戰斗起來一往無前,面對實力數倍于他們的對手也能在最關鍵時刻覺醒小宇宙成功翻盤,整個故事也是一個不斷成長的勵志成長史,而這樣的故事其實有著他獨特的歷史文化背景。

二戰結束后,日本百廢待興,車田正美也正是生于這個年代。日本現代動漫奠基人、漫畫大師手冢治蟲開創了日本動畫新時代,他所創作的《火之鳥》《怪醫黑杰克》等漫畫作品影響力極高,之后他拿漫畫所賺來的收入又用以培養漫畫人才以及投資動畫業界。

除了作品本身的影響力之外,手冢治蟲的漫畫作品將「成長」一詞貫穿始終,這對于后世漫畫作者的創作有著深遠的影響,《圣斗士星矢》的作者車田正美也毫不例外地受到了這位漫畫大師作品的影響,《圣斗士星矢》便是以「成長」作為主旋律的冒險類漫畫作品,「青銅五小強」也算是將「成長的可能性」這個主題發揮到了極致,《圣斗士星矢》在改編成動畫之后更是名噪一時。

日本是一個擅長模仿和跟風的民族,尤其是在文化方面。從古代的日本學習當時先進的漢唐文化,到西方文化在日本的良性發展,這些都可以看出來日本人善于將其他民族的文化加以利用,并變成自己的東西,幾百年來一向如此。

對待外國文化如此,而在本國文化的交互中一樣如此。因為日本對版權的法律規定十分嚴苛,以至于你在日本幾乎看不到任何盜版的東西,但文化層面的模仿與跟風精神卻從來沒有停止過,經常讀輕小說或者追番的人應該就能發現,如果一個主題或設定的作品受歡迎,相似主題的作品會在接下來的幾年里蜂擁出現,舉個例子,異世界轉生類型的動畫在2013年每季可能只制作了一兩部,但到了2019年,一個季度你可能能夠同時追十余部異世界動畫。

80年代末的《圣斗士星矢》只是當時那個年代著名的「小強」番之一,到了90年代,這種受人們歡迎的「小強」番開始頻繁涌現,有多部現象級的作品開始連載,其中一些到現在也仍有很強的影響力。

變革的開始

無論是什麼美食,讓你每天都吃同樣的菜色,你都會覺得寡然無味,這放在文化領域就成了審美疲勞問題,這便是「小強」番被變革的開始。

你看「小強」番的時候,總要面對相同的套路,升級、打怪、升級、打怪……只要作者愿意,他可以一直寫下去,村子沒有對手了就去外地,地球沒有對手了就去宇宙,宇宙中難逢敵手后還可以編一個多元宇宙出來,日本人編故事的能力絕對不亞于中文網文界的老師們,一樣的東西看多了,自然會審美疲勞。不過審美疲勞也不是變革的決定性因素, 更多的其實在于日本人兩面性的性格。

日本人的性格誕生自其獨特的島國地理因素,日本四面環海,而且宜居的土地面積不多,而日本又處在環太平洋地震帶上,天災偶有發生,這造成了日本人有超乎其他民族的危機意識以及團結意識。這也讓樸素的日本人對于當權者變得唯命是從,再加上武士對日本長期的主宰,「忠誠」成了日本人難以抹除的文化烙印。

上面我們提到了日本動畫奠基人手冢治蟲開創了日本動畫新時代,但這個新時代也不盡然都是好的,如今的日本動畫界的環境可以用「惡劣」來形容。手冢治蟲以周邊產品的收益來彌補削減了的動畫制作成本,以至于如今業界仍然追求著制作的低成本高標準,創作者們拿著低于其他行業的收入,拼命地進行著創作活動。而動畫業界的現狀其實只是日本高壓力工作的一個縮影而已。

在日本工作會有末位淘汰,如果你做的不好,很有可能就會被單位以及周圍無形的壓力給勸退,換能者居上,而被辭退在日本又是很丟人的一件事情,因此幾乎每個勞動者都在兢兢業業地工作,甚至愿意犧牲自己的時間,去主動加班,以提升自己的業務能力。

一根弦繃得太緊總會在某個時間點斷掉,一個人作為獨特的個體,都有著自己的思想,即便是再團結的族群,每個人的心里也都會有自己的小九九。日本人的兩面性使他們表面上忠于領導,忠于上位者,但內心中有可能已經將他們咒罵了無數遍,于此同時臉上還保持著標準的職業微笑。工作的高壓力讓日本的空氣都顯得沉重了起來。

我去日本旅游的時候,導游曾經告訴我,日本人的親情觀念非常淡薄,日本人同事半年去看望了兩次父母,結果在同事之間被傳成大孝子,這在中國人眼里看起來幾乎是不可理喻的。比起家人來說,日本人更注重個人生活。

日本人性格的兩面性讓他們變得十分極端,在規矩之下的反叛精神被釋放出來。二戰之后日本人的自卑情緒爆發,加上社會壓力大、不愿與人相處,多重元素加在一起使日本誕生了御宅族,他們比起出去工作,更想要在家里吃喝父母的汗水錢,不喜歡通過自己的努力變強。

不喜歡通過自己的努力變強、對規規矩矩生活的反叛——作為動畫受眾的御宅族,他們如此這般的心態,間接促使循規蹈矩的「小強」番跌落神壇,相反,更符合他們心態的「龍傲天」主角和動畫開始大行其道。

「龍傲天」主角的產生

到底什麼樣的主角才能稱得上是「龍傲天」?舉個簡單的例子,《OVERLORD》里面的主角安茲烏爾恭就是典型的「龍傲天」角色,他的精神被困在游戲的世界中,而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其他的游戲玩家,也就是說他在這個世界上就是天花板一般的存在,不需要幾百集劇情的修煉,上來便是王者。

《齊木楠雄的災難》中的主角也是典型的「龍傲天」角色,齊木楠雄擁有著數不清的超能力,解決一切問題幾乎都是手到擒來,不過這個故事并非熱血番,而是普通校園生活中的超能力者,不過光是這個設定就已經足夠吸引人了。這種「爽片」設定對現在的觀眾來說,比看著角色一點一點成長要舒服地多。

日本人的反叛精神雖然沒有寫在臉上,但卻一筆一劃地寫在了動畫中,他們在現實中不得不在規則內生活,但他們所享受的動畫卻沒必要如此,「小強」番一步步爬向成功的過程,就像影射了他們無能為力的現實一樣,但「龍傲天」們生來就是人生贏家,不需要努力就能獲得一切,日本人一向自卑的心理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滿足。

拋開文化角度,僅僅從日本產業方面來理解的話,實際上「龍傲天」類型的原作更適合改編成季番動畫,過去那種一出就是幾百集的動畫播出形式幾乎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10多集就可以講完故事、資本回收速度更快的季番,這種形式大大降低了企業的試錯成本,更符合利益至上的經營理論。「龍傲天」動畫舍棄了主角成長的過程,加速了劇情節奏,又適應市場需求,何樂而不為呢?

結語

從上世紀80年代的「星矢」們,到了如今的「齊木楠雄」們,實際上日本動漫的讀者和觀眾已經換了一代人,從文化方面審視的話只能說是時代變了,日本人的心態也不一樣了,當年崇尚勵志精神的昭和一代,變成了幻想穿越到異世界當「爸爸」的平成、令和御宅族,而兩個時代的動漫也成了兩代人的真實寫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