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失敗的探月,將地球最強的生物留在了月球上,它們活下來了嗎

网瘾少女 2022/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人類探索星辰大海的歷史上,科學家曾將許多動物帶上太空甚至其他星球,比如1947年被送上太空的果蠅,1957年被送上太空的小狗卡萊,1963年被送上太空的小貓費力賽特,以及2014年被送上太空的5只壁虎等。

2019年2月21日,以色列向太空發射了一顆月球探測器——「創世紀號」。按照計劃,「創世紀號」在抵達近月軌道后,將著陸于「寧靜海」北部區域。

4月4日,「創世紀號」順利抵達繞月軌道。隨后經過多次變軌和調姿,該探測器于4月12日進行著陸。然而,在著陸過程中,「創世紀號」的主發動機出現故障,導致該探測器在失控的狀態下墜毀于月球表面。

「創世紀號」搭載了許多科學探測儀器,比如磁力計、激光反射器陣列等。相比于這些常規的科研設備,「創世紀號」搭載的「月球圖書館」尤為引人注目。

「月球圖書館」由25張DVD大小的純鎳磁盤組成,每張磁盤厚度僅為40微米,里面儲存了大約3000萬頁與人類文明相關的數據信息,包括3萬本書籍、5000多種語言教材、英文版《維基百科》、大衛·科波菲爾的魔術秘籍,以及美國德州一家咖啡館的奶酪食譜,等等。可以說, 「月球圖書館」涵蓋了人類文明的方方面面,真可謂包羅萬象。

「月球圖書館」是人類文明備份計劃的一部分,該計劃由一個非營利性基金會發起。這個基金會計劃在太陽系內建立若干個可流傳億萬年的人類文明數據備份。其聯合創始人稱,他們想在太陽系的多顆星球上存放地球信息備份,以讓人類的寶貴知識和生物遺產在地球滅亡、太空殖民的情況下仍無懼丟失。

盡管人類文明備份計劃聽上去野心勃勃,但這還不是「創世紀號」此次探月之旅的最大亮點。

「創世紀號」探測器除了搭載科研設備和「月球圖書館」之外,還攜帶了幾千只水熊蟲,一部分被封存在特制的環氧樹脂里,另一部分則分布在「月球圖書館」的表面。為什麼要攜帶水熊蟲呢?負責此次探月計劃的科學家告訴大家:「因為它們是地球上生命力最為頑強的生物!」

也就是說,這次探月工程雖然失敗了,但是卻將地球上生存能力最強的生物留在了月球上。那麼,這些水熊蟲在月球上能夠存活下來嗎?時至今日,它們還好嗎?

水熊蟲在外形上與熊類似,走起路來也比較像熊,故得此名。雖然名字中有一個「熊」字,但是水熊蟲的體型卻比真正的熊小了n個數量級,它只有幾十微米長,通常需要放大鏡才能觀察清楚。水熊蟲通體透明,呈無色、黃色、棕色、深紅色或綠色,其顏色主要取決于攝入的食物類型。

水熊蟲有4對從軀部伸出來的腳,末端有爪子、吸盤或腳趾,口前有兩個向前的突出,一個用于刺進食物,另一個充當吸收工具。

水熊蟲的分布范圍極為廣泛,遍布于北極、熱帶、深海、溫泉,甚至沸騰的熱泉中。上至喜馬拉雅山脈高峰,下至馬里亞納海溝,我們都能找到水熊蟲的足跡。此外,人類還首次發現水熊蟲可在真空中生存。

水熊蟲對惡劣環境具有極強的忍耐力和適應性。20世紀初,神父拉門曾把一只水熊蟲放進-200°C的液態空氣里泡了1年零8個月,拿出來后發現它沒死,又將其丟進-253°C的液態氮里泡了26個小時,拿出來后發現它還沒死,又將其丟進-272°C的液態氦泡了8個小時,結果還是沒死。信神不信邪的拉門一怒之下將它扔進燒水的壺里,煮了將近15分鐘,結果還是弄不死它。拉門兩手一攤,沒招了。

1983年,科考人員在南極洲發現了水熊蟲,將其帶回后冰凍了起來。2016年初,科學家成功復活了這些冰凍了30年之久的水熊蟲。

科學家曾做過一系列實驗,水熊蟲能夠承受電離輻射的劑量,是人類致死劑量的數百倍;能抗住的壓力是最深海溝水壓的6倍,在同等壓力下人類會被壓到變形;在5700戈瑞的放射強度下,原子彈的輻射殺不死它。

這些在體型上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的水熊蟲,為什麼生命力如此頑強呢?

科學家通過研究發現,當生存環境變得惡劣時,比如遭遇高溫、低溫、缺水、缺氧、電離輻射等威脅時,水熊蟲的身體便縮成圓桶 狀,并自動脫水,身體的含水量由正常的85%驟降至3%。此時,水蟲熊的運動停止,新陳代謝基本停止,甚至開始分解部分器官以維持生命。科學家將水熊蟲的這種狀態稱為「隱生」狀態。

此外,科學家還發現,當缺水時,水熊蟲能夠分泌一種物質,將自己緊緊包裹起來,它在里面不僅能夠度過困難時期,還能夠繁衍后代。

在正常情況下,水熊蟲幾乎不會面臨食物短缺的困境,因為它的食物清單包含了幾乎所有的植物、藻類、細菌和小型無脊椎動物等。

水熊蟲已經在地球上生存了至少5億年,它能夠在小行星撞擊地球、超新星爆發、伽馬射線爆發等毀天滅地的災難中幸存下來,就足以說明它的強大。

我們再回到「創世紀號」的墜毀上,看看那些留在月球上的水熊蟲到底將會遭遇什麼樣的命運。

「創世紀號」最后傳回的遙測數據顯示,它撞上月球的速度約為139米/秒,而水熊蟲能夠承受的最大沖擊力約為900米/秒,再加上環氧樹脂的緩沖作用,所以這幾千只水熊蟲在遭受劇烈的撞擊后是能夠存活下來的,尤其是包裹在環氧樹脂里的那一部分。

落地之后,這些水熊蟲面臨的第一個考驗就是月球上巨大的晝夜溫差。在月球表面,白天溫度最高可達127℃,夜間最低溫度可至-183℃。盡管在極端高溫和低溫實驗中,水熊蟲都展現出了頑強的生命力,但是它們能否長期適應月球上頻繁的晝夜切換,仍需要打上一個問號。

不過,在探測器撞擊月球表面的過程中,會揚起很多灰塵沙礫,這些灰塵 砂礫 說不定能將一部分水熊蟲埋入地下,使它們逃過劇烈的溫差變化。

毫無疑問,這些留在月球上的水熊蟲將一直處于「隱生」狀態,除非它們足夠幸運,在月球上遇到水。

近年來,科學家通過檢測月壤中的成分發現,1噸月壤中約含有120克的水,1噸巖石中約含有180克的水。如果這些水熊蟲中的一部分幸運兒在月球上遇到了水,那麼它們就有可能重新復活,甚至在上面繁衍后代。

當然,出現這種結果的機率非常非常低。但是,科學從來都需要樂觀精神,古今中外,幾乎所有做出過開創性貢獻的科學家,無一不是思想上的樂天派。

所以,請記住:太陽不爆炸,水熊蟲不會掛!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