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憑閹割版cosplay火遍全球,卻讓人越看越心疼!

加油娜娜酱 2022/08/29 檢舉 我要評論

每次看到穆斯林女孩的時候,小編心里仍然會忍不住奇怪,為什麼即使不在束縛之地,她們仍然一如既往遵守著陋習拙規呢?

抱著這種好奇心,小編去搜索了一些穆斯林女孩的影片,驚奇地發現她們竟然也玩cosplay。

01 穆斯林女孩的cosplay,注定與眾不同  

我們都知道,部分國家的穆斯林女性被禁止暴露身體,所謂羞體也根據地區不同而有不同的界限。

比如有些嚴格的地區,連女性的臉部都被認為是羞體,需要被遮蔽,以免吸引異性。

在這種鐵律之下,穆斯林女孩想要完成cosplay是一件艱難的事情,所以她們另辟蹊徑,不求形似,只求神似,開始了頭巾cosplay的道路。

被網友心疼稱為「戴著鐐銬跳舞」

比起我們見過的cosplay,穆斯林女孩們只能進行「閹割」的游戲,為了不違背教義,她們只能把服裝改成保守版,用頭巾取代頭髮,遮蓋耳朵。

這也注定了她們要為一場心儀的活動付出更多,沒有現成的服裝和假發可買,一切都只能自己動手。而將頭巾捏出髮型感,無疑是最難的一步。

在我們看來,頭巾是不可能擁有頭髮的質感的,她們只能在顏色和整體造型上下功夫,而且永遠也做不到還原。

保證除了手和臉以外的部位不會露出,也就注定了她們的cosplay活動,只是一場盡可能向其他身份出發的「意淫」。

即便如此,當頭巾Cosplay這一概念初次問世,還是很快受到了穆斯林ACG愛好者的歡迎。

在大千世界中,伊斯蘭教群體是相對小眾的群體,而伊斯蘭教的ACG愛好者,又是那片文化中小眾且低調的群體。

小心翼翼地承諾自己不會違反教規教義,小心翼翼地追逐自己所熱愛的東西。

而這種小心翼翼也迎來了更好的結果,在一些管制寬松的地方,越來越多的穆斯林女孩加入了這場「體驗不同人生」的造夢,隨著同行者和理解者的增多,穆斯林女孩變得更大膽了。

她們嘗試給頭巾塑型,并且開始致力于更趨近角色的妝容。

頭巾在她們手中成了魔法,能變成各種髮型的魔法。

也讓全世界的看客多了一份佩服和尊重,感慨那一雙巧手可以讓她們在宗教與愛好的天秤上掙扎平衡。

02 新的起航,迎來新的閹割?  

當然,伊斯蘭教也不會放任不管,隨著這種新興文化的沖擊,宗教仍然盡其全力保障自身的權威。

例如依舊 不允許女性在cosplay活動中露出自己的羞體,不允許扮演上帝相關角色,不允許造型艷麗吸引異性,一層又一層枷鎖套在自由和夢想身上。

而小編卻驚奇地看到,幾乎每個愛好者都順其自然地接受了。

這讓小編回到文章伊始的問題,為什麼即使接受了新文化,看到了新時代,她們依然對這種「束縛」甘之如飴?

查閱穆斯林的資料,這是伊斯蘭教信仰者的通稱。由阿拉伯語音譯,意為「順從者」「實現和平的人」。教義學家稱「順主順圣的人」。

在沒有了解過伊斯蘭教之前,或許很多人都會將其想象成邪魔外道,因為教規嚴格到恐怖,也因為那種對信仰從無懷疑的篤定和順從。

就像是,大人教小孩道理,有些道理很真誠、很有用,可有些道理很迂腐、很落后。

而小孩長大之后接觸更先進、更新興的思想,開始形成自己的價值觀體系,開始不再盲從「家長」。

可是伊斯蘭教的教眾就像是一群與世隔絕、被「圈禁」起來的小孩,他們永遠聽從、永遠認同。

這大概是每一個人都會感到恐懼的事情,不自由不可怕,不覺得自己不自由才可怕。

連自己的權力被讓渡、被禁止還為其拍手叫好,才可怕。

可是這樣的文化偏偏在嶄新的21世紀延續下來了。

更可怕。

而閹割版cosplay在這種文化,注定了不可能只受到贊揚。

「即使遮蓋好了自己的身體,Cosplay這項活動本身也違反了伊斯蘭教對女性「端莊」的要求:頭巾之所以存在,是為了掩蓋羞體,而不是為了展示自己。」

即使再怎麼向教義妥協,依然有部分人認為cosplay這項活動的本質——展示自己,已經違反了宗教的要求。

03 尊重和祝愿,是對待她們最好的方式   

不止如此,因為「順從」的根深蒂固,即使愛好者本身也會有這種矛盾,一方面想要享受愛好,一方面覺得違背信仰。

遑論外界爭議是非,她們或許還常常面臨「里外不是人」的困境, 在自己的文化群體中被排斥不夠「端莊」,在其他文化群體中也被排斥「過于保守和愚昧」。

在夾縫中求變,歷來艱辛,小編在看到女孩們內心的掙扎之后突然恍然大悟。

我們怎麼知道,這種「順從」是自愿的呢?即使已經離開了文化群體,但思想的種子已經從出生開始就被種下。

這在我們看來的「自我閹割」,何嘗不是她們的迷茫和苦痛?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沙漠之花」,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能力走出大千世界,繼而認清「割禮」的殘酷與反人道。

更不是每個人都有覺醒的勇氣,去面對過去所謂「無知」,實際上只是被控制、被洗腦帶給自己的掙扎。

而如今,cosplay某種程度上的確違反宗教對于女性「端莊」的要求,我們可以看到許多愛好者已經開始精心裝扮。

盡管本心出發,她們是抱著悅己的目的,但客觀來講,精致妝容的確有吸引異性的可能。

我們也可以看到許多穆斯林女孩,在日常生活中也想要沖破「頭巾」的桎梏,展示自己的個性和美麗。

即使她們依然在行為和內心中遵守規則,但這種「想要」本身,何嘗不是星星之火。

我們能做到的大概只有尊重,并且祝福她們所愿皆可得。

在一個文化群體中,人從來不是靠自己而活,只要有一天宗教的核心仍然是文化的核心,也許這些穆斯林女孩就仍然秉持著自己的信仰,不會也不愿邁出那在我們看來需要邁出的一步。

而我們,不應對這樣的她們加以嘲諷。

只能寄希望于更好的明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