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畫雖然有崩壞,卻擋不住它腦洞炸裂,這部9.0高分番要刷三次才看得懂!

加油娜娜酱 2022/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今年,出完終稿的作品層出不窮,比如今天《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剛宣布完結,早先幾個月青山剛昌先生也畫完了《名偵探柯南》最終回的草稿。

屬實讓小編十分震驚,原以為百年之后可能都看不到大結局。

《柯南》是包括小編在內很多小伙伴的推理番啟蒙,愛上這類作品也多少受到了它的影響。

但這類題材對劇情好配置的要求比較高,因此作品數量不算多,好看或出圈的作品或許更少。

近幾年,《夏日重現》算一個,《奇巧計程車》算一個。

《異度侵入》也算一個。

01   「懸疑燒腦推理」三位一體太刺激了!

其實小編在《異度侵入》幾年前播出之際,就寫過一篇簡單的安利。

這次又將它翻出來的契機,是今年被封為「四月最強神番」的《夏日重現》。

在《夏日重現》播出時,小編曾看到不少同好評價它「有點《異度侵入》的味道了」。

《異度侵入》,由NAZ負責制作、青木英執導的原創電視動畫,被譽為2020年的「一月最強劇」(一說除湯淺政明外),追番量也達到百萬級別。

刺激的是它第一集上線,就開門見山地向觀眾們提出了問題。

「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干什麼?」——這竟然還是來自男主角的迷茫。

男主角鳴瓢秋人(酒井戶),染著一頭硬挺粉發,「游戲ID」為酒井戶(即在另一個世界的代稱)。

他從一片混沌中醒來,對自己姓甚名誰毫無印象,甚至是大腦一片空白,而眼前只有一個分崩離析的世界。

——重力似有似無,且每個地方的重力方向完全不一致,所以房子、街道乃至于整個城市,都像被分解的拼圖碎片一樣飄散在空中。

然而詭異的發展遠沒有結束。

「酒井戶」的四肢突然七零八落,變成一塊一塊的肢塊從身軀分離出去,皮膚之下甚至不是肌骨,而是藍色的顆粒狀物品。

突然,「酒井戶」看到與自己相隔不遠的房間碎片上躺著一個人。

——好在這些肢塊其實可以隨意伸縮,像是高端智能機械臂一樣。

于是「酒井戶」用手將漂浮的房間碎片拉過來,與自己腳下踩著的碎片拼合。

那是一個神往的女孩。

這個女孩叫「佳愛琉」,簡單來講她是每一集的「犧牲者」,也是「酒井戶」身份的觸發者。只要「酒井戶」看到她,就會想起自己是誰、自己在哪里、自己要干什麼。

「她為什麼會掛掉?」

查清兇手,是「酒井戶」需要做的。

那這個充滿科幻感的世界又是怎麼回事?

其實「酒井戶」身處的世界并不是普通的世界、也不是現實世界。

它的名字叫做「井」,是一個用犯人的「殺意」創造的世界。

殺意本來是一縷看不見摸不著也感受不到的想法,但在《異度侵入》里,「殺意」是一種可以被檢測到的粒子,甚至還可以被風吹跑。

只要有一把叫做 「稚產靈」的檢測槍,到犯罪現場就不出意外地可以收集到這樣的粒子,從而投入到一個放大它的地方,也就是「井」。

所以,「井」可以理解為是一種藏著各種犯罪證據的、犯案者的潛意識世界,「酒井戶」正是男主角鳴瓢秋人在這個世界的ID。

可想而知,這個「井」,對警方偵破現實重大刑事案件起著怎樣大的作用。

但也不是誰都可以進入這個「井」,想要成為有資格的人選,需要滿足兩個條件:一、你必須是一個犯人;二、你在某方面有很高的天賦。

男主角鳴瓢秋人就是這樣的「犯人」,他曾是能力十分出眾的刑警,他有最長最痛的故事,也有極特殊的天賦。

然而,每一個案子的死者都是同一個女孩——「佳愛琉」。

「她是誰?她與這個「井」有什麼關系?為什麼每一個案件的受害者都是她?」

這大約是《異度侵入》前部分劇情中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也是隱藏了刀片的伏筆。

02《異度侵入》究竟算什麼番? 

總得來說《異度侵入》的設定新穎,節奏不拖沓,劇情設置也十分出乎意料,在小編這也算一部不錯的推理番。

故事事實上還加入了「科幻」「科技」等元素(如警部查案用的都是高科技產物),賽博迷們大概也得到了滿足。

在現實世界的設定中,智能運算主打的就是在一些時刻比人腦人力要快捷簡易;

只是《異度侵入》復雜的設定上科幻的覆蓋,呈現出來,給觀眾的感覺可能就是破案所用時間縮短,觀眾的推理體驗感被弱化。

這也是一些觀眾對《異度侵入》究竟算不算一部推理番的最大爭議所在。

一個作品是否屬于推理范疇,取決于有沒有推理小說的幾大要素,但《異度侵入》基本滿足這些條件。

男主鳴瓢秋人就是一個有著「犯人」與「神探」雙重身份的人,而兇案、奇異事件、揭曉謎底等因素都在劇中有所設置。

唯一較為特殊的點就是,破案主力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整個分析小組。

撇開每一個案件的犯人所留下的線索,如「開洞」「掘墓」等作案特征;《異度侵入》還有一個十分主要的推理線——

本番最大BOSS、「連續查人犯制造機」約翰·沃克(J·W)究竟是誰?

觀眾站在鳴瓢秋人和警部相同的視角,可知信息只有約翰·沃克曾在每一個連續犯人的「井」中出現。

他衣著紳士,性格卻怪異,更怪異的是他的臉永遠都是一坨馬賽克,讓人有霧里看花之感。

「他與這些連環犯人的關系是什麼?他在所有的案件中其中起著什麼作用?而他與男主鳴瓢秋人又有什麼過往?」

《異度侵入》里不乏重口味畫面,但它好像也明白,這些要素有時候不足以打動和調動這個時代的觀眾了。

因此本番吸引人們的,應該就是「猜謎游戲」,即推理沒錯。

但談到這個問題,就不得不提到部分觀眾對它另一個問題的質疑,即它的設定是否存在過度借鑒。

《異度侵入》不少評論都提到過幾部作品的設定,其中就有塔西姆·辛的《入侵腦細胞》、鄧肯·瓊斯的《源代碼》、今敏的《紅辣椒》、本廣克行與塩谷直義的《心理測量者》等。

對這一部分觀眾而言,《異度侵入》所謂的「科幻推理,設定燒腦」,反而更像是一個「玩梗裁縫」,一場華麗的堆砌。

但小編認為設定復雜以及腦洞玩梗,還真就不影響它是一部懸疑燒腦推理番。

03 推理番的亮點之一 「反邏輯」 

推理,歸為邏輯問題,在邏輯學里指的就是思維的基本形式之一。

是由一個或幾個已知的判斷(前提)推出新判斷(結論)的過程,有直接推理、間接推理等。

一部推理番要做到的最基本要求,就是推理邏輯嚴謹,條件不冗余;

但一部推理番卻也可以是「反邏輯」的。

即打破定勢思維的。這同樣也是《異度侵入》一個亮點。

鑒于有沒看過的小伙伴,后半部分的劇情小編在此不做劇透。

但前半部分的某處卻很值得一提,那就是第五集的劇情。

彼時的警部遇到一個「掘墓人」案,兇手喜歡將受害人埋進沒有氧氣、沒有食物的地底,然后在網絡上直播。

然而在他們追捕兇手的過程中,意外了引發的爆炸。此時,女主角本堂町小春在圍觀人群中發現一名可疑男子數田遙,疑似真正的「掘墓人」。

她跟了上去,自然,她也被數田遙發現了。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數田遙沒有將小春滅口,也沒有將她綁了作為人質,而是親吻了她。

這一令人震驚的舉動與此前搜查行動發生的怪異事件——在每一個案發現場都沒有收集到犯人的「殺意」例子——相結合,小春隱約得到了答案。

數田遙,所謂的「掘墓人」,原來是被愛意驅策的。

這個男人的一切動機都源自于他對自己白月光的愛意。愛到哪怕分分鐘可以逃出天羅地網,卻還是要返回去救出自己最愛的人。

不同于其他行動過程中產生「殺意」,由于數田遙腦袋上有一個洞。

他與敵人親吻,眼睛卻注視著真正深愛的人

或許是造成了情感的紊亂,他將對心上人的愛,也聯結在獵物與敵人身上,就這樣把恨與愛混做了一談。

「掘墓人」一案是出人意表的,也是讓人略感哀傷的。

這難免讓人想到很多錯位的結果。

當一個人的愛變成任何武器,這份愛是否也是可悲的。

就像是曖昧了一輩子也沒有修成正果,也像是只能從鏡子中與愛人深深「對望」,更像是臨別卻錯開了的最后一眼。

《異度侵入》是否同數田遙與井波七星這對CP一樣,是一樣充滿著遺憾的故事,大概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說辭。

但僅憑番中的幾個「反邏輯」、反定勢思維的案件,就讓相當一部分人為它打高分與買單。

可見它不僅不差勁,甚至是名副其實的上乘好番。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