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尾作賣情懷?三集一播,噴子統統閉嘴了!

加油娜娜酱 2022/10/27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闊別10年之后,又有《死神》動畫可以看了。

10月10日,《死神:千年血戰篇》開播,當主題曲《Number one》再次響起時,無數人心中為之一動——爺青回!

熟悉的現世主角團井上織姬、茶渡泰虎、石田雨龍和黑崎一護依次華麗登場,更是將氣氛推向頂峰。

三集下來,該作表現不俗,收視與口碑齊飛,與大熱新番《電鋸人》在排行榜上為了「十月霸權」殺得有來有回。

可能在這之前很多人都沒想到,過了那麼久,《死神》居然還那麼能打!

那一天,人們終于回想起被民工漫支配的恐懼~

「有特殊能力的日本高中生黑崎一護,在街頭邂逅了一個奉命來執行任務的神界少女,任務是處理某種邪惡怪物 ‘虛’!為了維護人類和神界的和平,一護、露琪亞和伙伴們開始了與‘虛’對戰的漫漫征程。」

2004至2010年,由久保帶人創作的漫畫《死神》曾連續7年在《周刊少年JUMP》的讀者人氣調查年度排行榜上位居前三,其系列漫畫的世界發行量達1億2000萬本。

漫迷通常將它與《火影忍者》《海賊王》并稱為「三大民工漫」,「死霸裝」、「斬魄刀」、「虛假面」和詩般的卷首語點綴過無數人的青春。

曾經負責這部作品的編輯淺田貴典,稱贊久保帶人筆下的角色和世界觀 「在當時的少年雜志里壓倒性地新意十足。」

高B格,是大家提到《死神》時必定會提到的一個詞。特別是通過出色的人物刻畫,塑造了史上最具人格魅力的反派之一——B王之王藍染,擁有恐怖實力和遠大理想的他,每句台詞都氣勢十足。

《死神》為人所津津樂道的,還有它渾身上下散發的時髦氣質。風格各異的人物配合特色鮮明的服飾,眾多的人物相互交稱,組成了視覺上的饕餮盛宴。

動畫版《死神》更是在漫畫版基礎上走得更遠,從第一個OP開始,就令人眼前一亮地把當下的潮流時尚元素融入到作品中去。

走在時尚前沿,幾乎成為了整個《死神》動畫的風格

久保帶人自身的繪畫方式也是《死神》受到讀者歡迎的原因之一,通過恰當的留白烘托氛圍,輔以充滿魄力的大跨頁塑造角色,大量的水墨風格的繪畫方式,則打造了作品的獨特風格。

有著「詩人」之稱的久保,還擅長以有如詩歌俳句的文字,為作品的武器、招式、台詞增添韻律和美感,讓這部作品洋溢著文藝氣息,閱讀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曾誕生許多經典文案的卷首語

時隔10年重啟動畫,久保帶人曾這樣立下flag: 「動畫設計與以往不同,會帶來一次新的視聽體驗。」

如今看來,其所言非虛——

在保留了原制作組「小丑社」的同時,被譽為」DNA催動者」的BGM大師鷺巢詩郎也繼續擔綱配樂,每一集的制作質量堪比劇場版,劇情緊湊,畫風精致,特效酷炫,為觀眾帶來了美妙的視聽享受。

02「爛尾」后還能翻身嗎?    

雖然目前動畫的表現令人欣喜,但「千年血戰篇」其實是許多《死神》粉絲心中的痛。

整部《死神》大概分為現世篇、尸魂界篇、破面篇、完現術篇和千年血戰篇5個大篇章。其漫畫單行本的銷量巔峰出現在2009年,以647萬冊居年度第三,劇情對應破面篇的后段部分。

在這之后,作品人氣開始陷入低谷。

此時的久保帶人,因為長期的連載健康狀況不斷惡化。無法全身心投入工作的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失去了當連載漫畫家的資格」。

就在低潮之時,他收到了一封重病男孩的來信,男孩只剩一年半壽命,表示是《死神》讓他有了「要看到下一期的希望」,請求久保老師「無論如何請按自己的意愿把《死神》畫完」。

當然,被忠實讀者所打動并非久保帶人對抗病痛,繼續創作的唯一原因。對于《死神》,他始終覺得:「如果結束連載的話,故事就不完整。」

于是,2012年久保帶人開始投入到預設的故事終章——「千年血戰篇」的創作之中,但該篇章并沒有令粉絲滿意。

「千年血戰篇」主要講述「滅卻師」一族在千年后卷土重來,與「死神」一方展開的全面戰爭。

晦澀難懂的規則、隱約崩壞的戰力、蒼白稀碎的信息,都讓故事閱讀起來體驗極差。

特別是在僅用三周就倉促完成的最后一戰和結局中,當黑崎一護用一把原始形態的武器就將最終BOSS輕松消滅后,「爛尾」的聲音越來越大。

可以說,是「千年血戰篇」讓《死神》走向了深淵。TV動畫也因為原作人氣的急速衰落而戛然而止——

2012年3月,在播完「完現術篇」之后動畫化中止,連續放送8年的劇集就此停留在「366話」。

366話片尾的「再見」

如今《死神》重新回歸,它依舊時髦好看,依舊B格滿滿。

但隨著劇情的不斷推進,它還能保證現在的超高口碑嗎?

自稱「參與了動畫制作的每一步」的久保帶人,會對備受詬病與爭議的結局進行修改,從而彌補一代讀者的遺憾嗎?

接下來,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03 都2022年了,怎麼還在吹它?    

《死神》不完美,但不妨礙人們對它贊不絕口,念念不忘。

這大概是因為在它的陪伴下度過一段青春的粉絲們,得到了遠比故事的結局更為重要、更為寶貴的東西。

漫畫和動畫中極具美感的文學、服裝、音樂、建筑等,在震撼著年紀尚幼的讀者的同時,也在悄然間影響著他們對美的認知。

更重要的,《死神》并非那種傳統的以「友情、努力、勝利」標簽的熱血少年漫。

它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憂郁、內斂的氣質,并以極為成熟的姿態,對現實世界的一些主題進行了深度探討。

《死神》的故事起始于「虛」——害怕徹底死亡、被生前悔恨所籠罩的靈魂覆上假面后所幻化出的怪物。

「滅卻師」會徹底抹除這些怪物,「死神」的工作則是「讓虛接納死亡、前往彼世」,故而作品被命名為「BLEACH」(原意為漂白,可引申為凈化、消除內心陰暗面)。

它在各個角色、陣營的沖突中,展開了關于「規則與秩序」、「平衡與正義」、「生命與死亡」的討論。

故事的最后,在監獄里的藍染,感知到友哈巴赫的靈壓在世界里徹底消失后,自言自語了一句話:

「在不用恐懼死亡的世界里,人們就不會尋找希望。活著和為抵御恐懼而活著完全不同,后一種生活方式就叫勇氣。」

即使是談論死亡、失去、虛無等本質,《死神》也透過它的方式告訴了我們關于生命、存在以及愛的意義。

可以說,《死神》是一部從內至外都可以觸動到讀者的偉大作品。因此,也就不難怪當提到它時,那麼多人會說:

「當初看過《死神》,我很幸運,也很幸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