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的原班人馬,會為我們帶來一個怎樣的奧特曼故事呢?

加油娜娜酱 2022/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在《EVA新劇場版:終》上映后,畫面里的真嗣和世界和解了,在能夠成為他媽媽(樂)的女人的帶領下奔赴沒有EVA的新世界。

庵野秀明也算是徹底跟EVA說再見了,他已經為這個故事畫上了一個他自己很滿意的句號。

想必,真嗣和真希波的幸福時光,一定會像EVA花樣百出的聯動一樣永無止境吧。

不過,對于庵野秀明來說,「搞EVA只是工作」,說到底,這幫原GAINAX老害就是為了還債才做出了EVA。

而「搞特攝」,才是他的生活。

2012年,他就和宮崎駿的吉卜力工作室一起為特攝博物館制作了一部特攝短片《巨神兵降臨在東京》。

徹底完成了《EVA新劇場版》后,這位御宅當然沒有停下來,他拉著樋口真嗣這個老搭檔一起,和圓谷、東寶合作,做出了一部真正意義上的特攝電影。

這部電影,就是——

《新·奧特曼》

《新·奧特曼》號稱「要做一部前無古人的特攝作品」,同時,也有著一個回歸初心的副標題「空想特攝作品」——最初的《奧特曼》定位也是如此。

「shin」這個發音,在日語中既可以代表「新」,也可以代表「真」,這部《新·奧特曼》也具備著「新」和「真」的雙重性。

庵野秀明的確讓我們看到了不一樣的奧特曼,也讓我們看到了一部「返璞歸真」的奧特曼。

既然其名為《新·奧特曼》,咱們就先來聊聊這部奧特曼「新」在哪里?

首先,我相信只要是對EVA有所了解的觀眾,在看到《新·奧特曼》的開頭時,都會有一種親切感。

這熟悉的黑底白字,這從未變過的字體,這庵野秀明特有的謎之運鏡節奏……痞子他果然還是忘不了EVA!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這都是一部EVA味很濃的奧特曼。

開頭依次介紹怪獸特點及其退治結果的黑底白字,讓觀眾感覺這些怪獸仿佛都不是怪獸,而是EVA里的使徒。

奧特曼的人間體神永新二的名字新二(shinji),在日語中的發音也和「真嗣」一樣。

在《新·奧特曼》中,初次登場的奧特曼并沒有天然地獲得人類方的信任,專門處理怪獸事件的禍特隊最開始也把奧特曼當成外星人來研究。

這樣的設定在奧特曼系列作品中并不算孤例,不過在《新·奧特曼》中,參與到決策中的不僅有專業團隊禍特隊。

之前一直作為背景板出現的日本政府,這次走到了台前,庵野秀明認真地探討,如果奧特曼與怪獸真的出現,日本政府會如何反應。

和其他奧特曼系列作品中的「專業團隊」不同,《新·奧特曼》中的禍特隊基本沒什麼武裝力量。他們以科研人員為主,專門負責研究怪獸。

至于如何退治怪獸,那是自衛隊和美軍這樣的「專業團隊」的事情。

禍特隊每次到達現場,都會接手現場自衛隊的指揮權,要求對方配合自己的行動,視情況也可能向駐日美軍申請支援。

其中的一個小橋段,更是體現了庵野秀明的戲謔感和幽默感。

面對地底怪獸,禍特隊果斷選擇呼叫美軍的鉆地飛彈轟炸支援,美軍的B22把庫存的鉆地炸彈全打光了。

然后,禍特隊的領導特意囑咐一句, 「讓美軍把賬單寄給防務省不要寄給我們」

在消滅怪獸的同時,他們也會去算「經濟賬」。

比如,斷電可以斷掉怪獸的能量來源,但禍特隊會考慮,怪獸失去能源之后,在發電設施大肆破壞造成的經濟損失。

看到地底怪獸鉆出的長長通道之后,他們也會考慮「要不要就在原址上修高速公路」。

以往奧特曼系列作品中定位類似的小隊,更像是特種部隊,擁有超模的科技和武力,至少要和怪獸過兩招撐到奧特曼過來。

《新·奧特曼》里的禍特隊更像是政府的公務員,考慮的事情更多,更像是在一個只有有限防衛權的國家里會出現的特殊組織。

日本政府的高層也主動地、深入地介入到了與外星人的「外交」中,他們兩度咬住了居心叵測的外星人拋來的虛假橄欖枝。

這也很符合日本高層一貫的「賭國運」行為,與這些超越者建立友好關系實在是太具有誘惑力的提案。

明知對方可能只是在欺騙自己,這些高層依然堅定地邁出了那一步,踩進了對方的坑里。

聊完了《新·奧特曼》的「新」,再來聊聊它的「真」。

首先,《新·奧特曼》的片頭就非常返璞歸真,在一團團緩緩流動的黃色與藍色中,先浮現出「新哥斯拉」的字樣。

然后,耀眼的紅色撕裂這幅畫面,呈現出「新奧特曼」的紅底白字,當年,初代奧特曼的標題,也像這般撕開了「奧特Q」的畫面呼之欲出。

電影中出現的怪獸,也都是第一部《奧特曼》中的老朋友——狡猾的扎拉布和美菲拉斯人,宇宙恐龍杰頓……

以及,庵野秀明一定是知道 「毀滅奧特曼的計劃是佐菲大人定的」這個梗,這次他還真的把佐菲設定為幕后黑手。

更別說,這電影中還有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初代奧特曼橋段。

例如變大的禍特隊分析官、「睜開眼睛,宇宙超人,我是沙福林」……

盡管這部電影并不缺經費,電影中的打斗特效非常樸實無華,奧特曼只用了初代奧特曼經典的斯派修姆光線和八分光輪。

人間體的變身特效也是,沒有花哨的動作,沒有奇怪的口號,舉起來直接變。

這種處理一方面增加了電影的「寫實」感,另一方面,也讓觀眾夢回昭和的初代奧特曼。

當然,這些相似點都只算是表象,頂多只能算「形似」,而「神似」的部分,就要落回到《新·奧特曼》傳達的思考上了。

在《新·奧特曼》中,人類面對的是力量遠超人類目前科技水平的外來者。

他們中既有理解人類、熱愛和平的奧特曼,也有居心叵測、試圖利用人類的美菲拉斯人,甚至還有打算毀滅地球的那位大人。

剛開始,人類靠自己的力量迎戰怪獸,雖然損失較大,但也最終取得了艱難的勝利。而奧特曼從天而降之后,人類對這些外來者的心態就有了微妙的變化。

最初當然是不信任,地球已經飽受怪獸蹂躪,誰能保證突然出現的奧特曼不是另一個侵略者呢?

后來,當奧特曼數度擊退怪獸、并且戳穿了扎拉布的陰謀之后,人類和奧特曼的關系進入了「蜜月期」。

就在這時候,更為狡詐的美菲拉斯人拿著誘人的β裝置趁虛而入。

奧特曼幫他建立了外星人在人類眼中的正面形象,他只需要表現出一副入鄉隨俗的樣子,就能取得人類的信任。

他拋出的橄欖枝同樣誘人,那是能讓人類飛升為奧特曼的β裝置,即使只是個普通人,變身后也刀槍不入,無堅不摧。

此時的奧特曼對人類也是「家長」的心態:這份力量人類暫時還把握不住,所以他聯合禍特隊隊友一起挫敗了美菲拉斯人與日本政府的合作。

然而,這時候宇宙警察佐菲已經注意到人類和β裝置結合的危險性,他打算放出杰頓這個終極毀滅裝置,徹底抹殺這一不安定因素。

奧特曼自知無法敵過杰頓,召集隊友一起來商量對策,當他們簡單地計算了一下全球核武器當量和杰頓的體量后,這些人類隊友絕望了。

其中的科學家更是直接擺爛,把一切都丟給奧特曼這個守護神,寄希望于奇跡。

明知不敵,奧特曼還是為了人類踏上了必敗的戰場,重傷敗退。

不過,在他出發之前,他就已經把他所了解的所有技術文獻留給了人類,這一次,他不再對人類有所保留。

他相信人類可以憑借自己的智慧,在杰頓完全展開、發動最終攻擊之前找出解決方案。

最終,在病床上蘇醒過來的奧特曼,帶著人類用斯派修姆科技開發出的裝置再一次飛向杰頓。

有了人類的助力,這一次奧特曼成功擊潰了杰頓,人類與奧特曼一起守護了今天的地球。

當我們對比奧特曼與假面騎士這兩個經典特攝時,我們常說,奧特曼有神性,而假面騎士更多地側重于人性。

的確,奧特曼對人類的守護,幾乎是無條件的,他總是能在閃紅燈時打倒怪獸,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從來不向人類索取報酬,對人類也無任何私心。

然而,這并不代表,人類就應該向奧特曼無限地索取保護與安全,更不應該徹底擺爛,將所有希望寄托于奧特曼這個機械降神。

初代奧特曼中,擊敗奧特曼的宇宙恐龍杰頓被科特隊用無重力彈拿下,經典的迪迦奧特曼里,人類也曾多次以勇氣和覺悟向奧特曼伸出援手。

在不少怪獸的設計中,我們都能看到人類自身造成的問題的縮影。奧特曼擊退怪獸,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一位神明幫助人類解決了自己暫時力不能及的問題。

而人類,終究要靠自己的努力與智慧去解決這些問題,只有這樣,這些問題,才能算被完全解決。

這,或許就是奧特曼的創始人圓谷英二先生的初心,也是庵野秀明通過這部《新·奧特曼》給出的答案。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