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說過的二次元語錄,尬哭了現在的你!

加油娜娜酱 2022/09/08 檢舉 我要評論

不知道你的大學室友里,有沒有過這樣一個人。

在他的床頭,貼滿了動漫海報,床上躺著許多叫不出名字的玩偶,有時還有一只印著動漫美女的長方形抱枕。

他總是坐在電腦前看動漫,塞著耳機,時而對著屏幕癡癡地笑,時而猛漢落淚。

他很少出門,朋友不多的樣子。卻在某天異常興奮地沖出宿舍,說是去參加漫展,還要見幾個素未謀面的網友。他管這叫做「面基」。

后來,你慢慢了解到,原來他就是很多人口中的「二次元」。

畢業工作后的某天,你偷偷點進他的社交平台,卻發現安靜如雞,

我想屏幕前的不少朋友應該會懂:我們在中二時期發表的某些言論,現在看來實在是過于羞恥,根本不想被任何人看見。

01「我愛二次元」

可最近就有人在網上,開始搜集古早二次元愛好者的常用語句,那場面無異于公開處刑。

在一個名叫「二次元語錄bot」的主頁中,聚集了大量充滿年代感的二次元發言,由于「太過真實」,代入感強烈,每一句都能把你辣到面紅耳赤。

摘錄幾句,一起來感受一下:

如何標榜自己是個二次元高手?「閱片無數」說明不了什麼,對動漫作品必須有自己的理解。

一組整齊的排比句,不僅凝練大氣,還能展示出深厚的二次元功底,勢必助你在一群「偽二次」中脫穎而出。

真正的二刺猿,每天都要對二次元瘋狂告白三百遍。這樣的土味情話,是你熟悉的味道嗎?

三次元沒朋友不要緊,因為我們的朋友都在二次元。「只要我們可以努力,就能打破你與三次元的界限,讓我們也成為你的一員」。

三次元沒有女朋友不要緊,因為女朋友們在二次元等你。

對我們來說,二次元就是家,我們隨時聽候它的召喚,準備回家。

與三次元的界限一定要劃分清楚,就像哈利波特中,魔法師與麻瓜們是永遠不會互相理解的。

02 二次元話術

這些二次元語錄,就像一場瞳孔地震,讓如今「提前步入中年」的我們坐立不安,大驚失色。

有人一邊「哈哈哈哈」一邊大呼羞恥。

有人揚言要「暗鯊」這位博主。

他們翻出了曾經的二次元言論,還分享了各種二次元行為:那是被記憶塵封的黑歷史,擁有它的主人終于在多年后解開封印,仿佛有道金光,閃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這些自爆勇士,曾表現出對二次元的崇高信仰,與同好之間的日常交流,也充斥著二次元的氣息。

你總能看到諸如「米娜桑」、「牙白」、「無路賽」這些詞,明明每個字都認識,加起來卻不知所云。

直到看到「巴嘎」的瞬間,才恍然大悟原來都是源自日語。

如果有人對你不停地「吶吶吶」,在早期二次元星人的眼里,說不定他是個萌妹。

吶的下一句,往往跟著「歐尼醬(哥哥)」、「歐內桑(姐姐)」這類的稱呼,接著是各種請求。好像帶上了「吶」,就讓人無法拒絕了一樣。

還有「嘛(算了)」、「呀嘞呀嘞」、「啊拉」、「啊咧」也應用甚廣。沒看過動漫的人,確實得懵了吧。

有課代表進行了示范,「嘛嘛,有什麼呢,我們,不都是二刺猿的伙伴嘛。呀嘞呀嘞,真是的,沒想到這樣的我竟然會說出這種話呢。」

看到這里,我只想說,真的尬爆了(我已經竭盡全力在碼字了!)

03 你還是二次元嗎

至于為什麼讓人產生尷尬的感受,沒有經歷過中二時期的人大概不會理解。

早一批的二次元愛好者已經長大,也不會這麼說話了。

在網絡流行圈里,如今是「抽象話」和「縮寫」的天下。

網友們的發言也趨于簡短精煉。無論是表達開心、震驚,或者是罵人。

甚至一個「齜牙」的emoji,就包含「臉上笑嘻嘻,心里MMP」的無奈心情以及「給爺整笑了」之類的多種意義。

大家不再用露骨的字眼表達情緒,而是越來越含蓄和內斂。

另一方面,也不知啥原因,二次元的含義漸漸蒙上了一層貶義色彩。

當你發現,曾經嘲笑你「整天看動漫」——那些「三次元」的人,也開始說「萌」、「傲嬌」、「鬼畜」,這些來自二次元文化的詞語,你是否有點錯愕的感覺。

電視上的綜藝里,經常能聽到《火影忍者》《夏目友人賬》一些日漫的BGM。甚至還推出了尬到爆表的二次元綜藝。

你慢慢覺得,如今的「二次元」,好像變了味,不比從前那樣核心了,好像只要跟跟風,人人都能給自己貼上二次元的標簽。

于是你再也不愿自稱是「二次元」了,還想說一句「二不起,二不起」。

看日本動漫長大的年輕一代,如今成了社會的中流砥柱。為了迎合他們的口味,越來越多的資本涌入到動漫、游戲的市場中,二次元的概念也開始泛化。

這無可厚非,每一個被年輕人追捧過的亞文化,似乎都會經歷從小眾到登上主流舞台的過程。

只不過,有些東西,確實是再也找不回來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