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看了場俄羅斯漫展,一周都在賢者時間!

加油娜娜酱 2022/08/24 檢舉 我要評論

如今,全世界都在玩漫展和cosplay。Cosplay這個 1984年在日本正式誕生的詞,直到近十年才蔓延至全世界。但是很快,它就成了各國ACG愛好者們表達自我的一個重要方式。

雖然上世紀30年代開始的世界科幻大會上就有這種概念了

表達自我,以及, 欣賞福利

從人類文明誕生起,人就行走在欣賞福利的道路上。「是[色.情]請不要上傳,是藝術請不要打碼」這樣的話現在很流行,但實際上我們如今視為高雅藝術的作品,很多也是和澀澀的事不分家的。

譬如下面這幅著名繪畫,畫的就是 雅典名媛芙里尼因瀆神罪被審判, 卻因美貌獲得寬恕的場景。后來,這位名媛的臉和身體成了包括美神雕塑在內的各種高雅藝術品的素材,這和她自戀放蕩的人品當然沒關系,純粹是因為顏值。

而米開朗基羅之所以要在西斯廷教堂的穹頂上畫這麼多肌肉男,自然也和他的取向密切相關。

所以,抱著這般充分的理由,我們今天來正大光明地聊聊全世界最賞心悅目的漫展之一——俄羅斯漫展。

俄羅斯有一個著名的游戲展叫 IgroMir,翻譯過來就是「游戲世界」的意思。這個漫展從06年開始每年舉辦,正好是cos文化從日本向其他國家蔓延的時間。

這個IgroMir展曾是一個社團活動,現在已經成了世界上影響力最大、參與人數最多的ACG展之一。每年秋季,全俄羅斯的ACG愛好者都會聚在莫斯科郊外,以及后來的克拉斯諾戈爾斯克小鎮上,來參加這場全俄最大的ACG盛會。

漫展就在這里舉辦

在2020年,IgroMir在四天內接待了18萬人;相比之下,19年BW三天的人流量為16萬,CJ四天的人流量為36萬。 在莫斯科的人口密度下,這個參與度已經非常高了

到2014年,IgroMir出了一個分展,這就是著名的 Comic-Con Russia,也就是俄羅斯漫展。在這個更注重ACG中A和C的展會上,我們能看到各種歐美漫畫和日漫的coser。

2019年拔叔和小島秀夫登場時的漫展盛況

而有了俄羅斯妹子的高顏值加成,這個展會的亮眼度就,你懂。

首先, cos這個東西是不該存在「人種優勢」這樣的概念的。對于萌系和嬌小的角色,亞洲coser的還原度一般都會更高,但對于那些身材高大的角色,俄羅斯人這樣的歐羅巴人種就更合適。

所以我們沒必要當lsp還搞一把歧視,ACG風潮本來就囊括全世界各種文化,每種文化都能找到自己的歸屬。

此外, 我們在網上找到的那些海外漫展返圖,也是幸存者偏差的產物。真實的漫展一定不會是戛納紅毯,不論在哪個國家,大部分coser都是玩到盡興的普通人。

而俄羅斯妹子的高顏值好身材大多停留在青蔥歲月,一旦步入中年就急速下降,這說法也算是班班可考。曾經我以為這只是一種刻板印象,直到親自去了一趟俄羅斯才發現是真的。

但除掉這些前提條件后,你會發現在毛子的漫展上,漂亮的coser妹子真的很多。

每年的Comic-Con Russia都會有官方返圖,在臉書推特,或是 俄羅斯常用的社交平台VK上,也能找到大量漫展參與者的圖片。點進去,能收獲一整天的快樂。

俄羅斯失衡的性別比例,一定程度上讓他們的漫展有更高的女性參與率。這些妹子也不介意向路人展示自己的身材。

一些大型歐美漫展上,有專門的R18區。俄羅斯漫展雖然沒有這樣的官方設置,但你能看到很多類似的東西。到了這種照片一旦放上來,可能就會炸號的地步。

俄羅斯漫展和其他國家漫展的另一個區別,是coser的道具完成度通常非常高。這一點不僅是在那些全副武裝的人身上看到,就連暴露程度較高的coser也一樣。

所以在俄羅斯漫展上,經常能看到一些還原度強到奇妙的coser,有些是靠 極為還原的妝容,有些是靠 精致的裝備

造成這種差異的原因很復雜,一部分是因為海外cos圈文化氛圍的不同;但更大的原因是客觀的。

首先,俄羅斯漫展的安檢要松不少,所以coser可以把 槍械和長柄兵器 外觀的道具帶入場內,而他們的服裝和道具上,也能使用大量 金屬質感的材料。

此外,俄羅斯人雖然整體經濟水平近年一直在下滑,但諸如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這樣的大城市里,不少ACG愛好者還是不缺閑錢的,可以有資金投入cos的道具制作中。

他們的下班時間也非常早, 到當地下午4點大部分人就已經下班放學了,加班的情況很少。這就讓俄羅斯人有很多時間用在自己的愛好上,能和同好們聚在一起,花大量時間自己研究怎麼做道具。

這些服裝看著就巨肝

比較出彩或是擦邊球的coser,也可以利用Patreon這樣的平台,以正規渠道獲取回報。所以他們的cos圈生態要友好、合理很多。

另外,俄羅斯的漫展和歐洲漫展類似, 不會出現過于明顯的流行趨勢。雖然每一屆都會有更多人cos當年ACG圈的熱門人物,不過你總是可以看到大量經典老角色的cos,很有 百花齊放的感覺。

在俄羅斯漫展上,很多coser是美漫或是歐美游戲中的角色,但這不是說你在俄羅斯漫展上看不到日漫cos,其實俄羅斯喜歡日本動漫的人很多。

這也不奇怪,因為俄羅斯和日本本來就是兩個隔海相望的國家。而俄羅斯所謂「戰斗民族」形象,也只是一種玩梗的刻板印象而已,他們自己是很少把自己看成斯拉夫獵熊戰士的, 現在喜歡純愛和日常番的俄羅斯年輕人一點也不少

所以在漫展相關的話題下,我們能找到不少俄羅斯萌妹子的日漫cos。時不時還會有毛妹在日本因為動漫相關的話題出名,例如下面這位曾經被日本某節目組街訪的 Saya Scarlet,她因為過于可愛,曾在日本引發熱議。她后來也成了俄羅斯的著名coser,經常參加漫展。

沒有字幕,但可愛是通用語

俄羅斯的日漫迷 基本可以分成四代。最初的一代在蘇聯時期,在后期蘇聯嚴格的管控下,依舊有一些日本動漫流入市場,收獲了一批地下粉絲。

后來到2000年前,俄羅斯有了一批被 《太空堡壘》這樣動漫吸引的人,如今你可以在一些論壇上找到一部分俄羅斯老漫迷們對那個時代的回憶,這算是俄羅斯的第二代日漫迷。

《太空堡壘》是美國把《超時空要塞》《機甲創世紀》和《超時空騎士團》三部動漫剪輯在一起的一個「 縫合怪」。當時俄羅斯粉絲們的動漫資源基本來自美國,而非日本。

那時看日漫在俄羅斯實際上是一種比較酷的事,因為過去日漫相關的東西在俄羅斯不好入手。除了盜版外,粉絲們得經過莫斯科這樣的大城市,從美國和英國買影碟。俄羅斯是一個哪怕到了今天,網購也不是很發達的國家,再加上昂貴的關稅,其成本不用多說。

那時候,俄羅斯有些地區在上映《攻殼機動隊》這樣的電影時, 還會請一個現場口譯員。但這些口譯員根本不了解動漫文化,譯出來的東西自然很搞笑。有時,也會有不明真相的老人以為這種成人向動漫是給小孩看的,就帶著孫子孫女一起去欣賞,落得一臉懵。

后來,俄羅斯引進了 《美少女戰士》,并在電視上大規模放映。沒錯,正是這部和「戰斗民族」不搭邊的動漫,造出了一大批俄羅斯的日本動漫粉,這也是他們的第三代日漫迷。

所以他們現在還經常cos《美少女戰士》中的角色(圖為Queen版)

而第四代,也就是互聯網時代下的新生代了。去這些年輕人的VK上看看就會發現,他們和我們的愛好差別也沒那麼大。

此外,不少日本動漫都在俄羅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被家長抵制和被封禁過,

而俄羅斯文化和日本動漫審美的聯系,可能也比一些人想得更近。舉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在日漫中大行其道的 女仆裝;其源自維多利亞時期的英國,不過西方國家的女仆裝,早就擺脫了這種黑白兩色的設計。

一直在沿用類似設計的,恰恰是蘇聯。在俄羅斯帝國末期,女子學校的服裝就有了一點黑白女仆裝的感覺。而到了上世紀4、50年代,蘇聯開始推行校服制度,其樣式和黑白女仆裝非常接近。

1900年

50年代

后來, 蘇聯的校服設計深深影響了很多亞洲國家,日本也不例外。所以在一些動漫中,女角色的校服設計元素是來自蘇聯校服的,比如 EVA里的綾波麗和明日香,就是一個可能的例子

蘇聯版

蘇聯解體后,俄羅斯廢棄了校服制度, 可俄羅斯的妹子們依舊保留了在畢業典禮上穿這種衣服照相的傳統。近年來,俄羅斯恢復校服的呼聲也越來越高,總之有很多俄羅斯的年輕女孩都會穿這樣的衣服。

當然,從嚴格的服裝設計角度來說,女仆裝和蘇聯校服 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東西,各種細節都不一樣。不過放下出警的心態輕松一點,把這當成是一種「類女仆裝」的cos來欣賞,也不是不行的事。

所以,如果你對大長腿和歐式身材的日漫cos感興趣,又不太吃歐美cos的風格,那何不來關注下俄羅斯的漫展和cos圈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