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動畫承擔了我整個夏天的笑點,沒有人能拒絕說話dio里dio氣的舅舅~

加油娜娜酱 2022/08/16 檢舉 我要評論

提起今年的七月番,相信許多有追新番的讀者的第一印象都是「原創季」——在同一季新番中同時冒出來兩部高討論度的原創新番,實屬難得。

不過,在我看來,本季新番還有一個顯著特點,那就是「樂」。

雖然沒有《輝夜3》這種重量級搞笑大作,但是,基本每部新番都沾點樂子。

《蒜》和《吻》這兩個原創番本身就是兩大樂子,《蒜》的樂子在于看千哥哥如何一步步由1變0,面癱的瀧奈臉上的表情一集更比一集豐富。

《吻》的樂子就更足了,由白學祖師丸戶老賊親自執筆的船新力作,觀眾們一邊「守護世界上最好的梗小姐」,一邊和丸戶一起迫害已經成梗的木更小姐。

而本文今天的主角,在「樂」這一點上更是做到了登峰造極。

這部動畫,就是七月最強異世界動畫(笑)——

《異世界舅舅》

各路牛鬼蛇神往日式異世界橫店(指有著圓形的城邦、標配冒險者公會、有漂亮精靈妹的劍與魔法異世界)穿越的異世界動畫,早已成為漫評作者的經驗包。

各種穿越方式也都被作者們開發了個遍。

然而,《異世界舅舅》一上來就不同尋常:在17歲那年穿越異世界的舅舅,34歲的時候在醫院的病床上醒來。

侄子剛開始根本不信他說的鬼話,直到舅舅當著他的面放了一個魔法,還是用日語念的咒文。

這個生在互聯網時代的侄子立刻意識到了這其中的巨大商機——讓舅舅住進他的家中,靠這些魔法搞直播恰米,前途無量啊。

于是,這對有著17年代差的舅侄就這樣住到了一起,開始了他們歡樂的日常。

既然這動畫的主要看點是「樂」,就得好好分析一下這動畫究竟是怎麼樂的。

首先,舅舅這個聲優選得是真的好,子安武人配好人的含金量,實在是太足了。

子安的聲線就那一種,還極具辨識度,讓他去配一個老實巴交的好人,本來就具有一種反差的喜劇感。

你能想象嗎?一個顏值「平平無奇」、被異世界人評價為「獸人臉」的老好人,行俠仗義救「舅媽」于水火之中,然后被對方的好意整得不知所措。

偏偏這人,說話還dio里dio氣的,有一種魔性的魅力在里面。

光是這副光景,就已經是個很大的樂子了,拿來下飯就能把觀眾吃撐著。

說完了聲優,我們再來看看《異世界舅舅》在喜劇上的表現。眾所周知,喜劇的本質是讓角色一本正經地去做傻事,讓觀眾看角色的笑話。

如何合理地讓角色「出丑」,又不至于毀人設,就成了每個喜劇作者要面對的問題。

《異世界舅舅》有一個天然的笑點——那就是舅舅整整昏迷了17年這件事。

這17年間,手機由只能打電話發短信的按鍵機變成幾乎包辦一切的觸屏機,電視的所有功能逐漸被電腦取代,退化為一個超清播放器。

在互聯網浪潮的沖擊下,太多的事物發生了劇變,對于17年前的舅舅來說,17年后的世界已經和異世界沒什麼區別了。

把他丟進這麼個陌生環境里,必定會鬧出成噸的笑話,博觀眾一樂。

例如,舅舅會為了一個老式的按鍵手機,專門到拍賣網站上去參加拍賣,而他想要這個手機的理由僅僅只是「看上去很帥」。

結果,因為臨近拍賣結束時間,條款沒看仔細,最后郵費比手機本體價格還高。

為了省錢,舅舅果斷使用了飛行魔法,大張旗鼓地從日本的一頭飛到另一頭,親自上門提貨。

在網上做youtuber的時候,他也會非常認真地和每一個評論者爭論,大有一副不把經辯清楚不作罷的姿態。

他的侄子還在納悶,為什麼舅舅的播放數明明很高,就是不漲粉,直到看了他和傻逼網友激情對線。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這位「賢侄」,就是相聲里捧哏的。

一方面,他是「現代常識人」的一個樣本,舅舅上面那些脫離時代的行為,要和他放一起對比才會有「樂子加倍」的效果。

每次舅舅犯傻的時候,他總會突然沉默,眼神也完全被反光的鏡片遮住,就好像連空氣都安靜了。

而屏幕前的你我,也往往會在這安靜中徹底繃不住笑爆。

另一方面,這個「賢侄」自己也提供了不少笑點。

即使把他和青梅竹馬間的「戀愛頭腦戰」戲碼放一邊,這家伙也是個渾身長著笑點的角色。

每當他發現了舅舅的新技能,他總會以現代人的視角,將其最大化地利用起來。

當舅舅當著他的面使用傳送魔法千里買手機之后,他就開始用舅舅的這個能力省下一筆又一筆運費。

舅舅抱怨說要搬的東西太重,他就說「回來之后我給你揉肩」。

當他發現舅舅還會改變外貌,變成異世界漂亮女精靈的時候,他連拐帶蒙騙舅舅開始直播游戲。

只不過,攝像頭全程都朝向有著「舅媽」外表的舅舅,至于他直播的那些老掉牙的游戲,誰在乎呢?

事后舅舅雖有不滿,但在碾壓式的優秀直播數據面前,他沉默了。

因為動畫中的舅舅是位骨灰級主機游戲廚,他最喜歡的世嘉更是早就已經退出了主機市場,專心去做街機恰米了。

《異世界舅舅》中的游戲主機梗較多,有些梗還是很有些年頭的老梗,連我這種奔三的老狗都不一定能get到。

不過,我覺得這并不妨礙我們與舅舅共情。

在世紀之交出生的我們,也親眼見證了這個世界在互聯網大潮沖擊下的變遷。

只不過,我們連續地體驗著這翻天覆地的變化,因而沒有太多的錯愕感,舅舅的17年都被異世界偷走了,所以他會有些無所適從。

可是,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些曾經珍視、最終卻為高速發展的時代所拋棄的東西。

當我看到,舅舅一覺醒來聽說世嘉已經退出主機市場、憤而消除自己記憶的時候,我的確是笑著的,可心里也總覺著不得勁。

那一刻,在我的心中,也有無數名字飄過:十二國記、潘多拉之心、說走就走的旅行……

這些名字,都和舅舅的「世嘉游戲主機」一起,匯聚成一滴時代的眼淚。

以上都是舅舅在現實世界這邊整出來的樂子,而《異世界舅舅》還有另一個樂子來源——那就是大伙一起看舅舅在異世界的黑歷史。

這其中最大的笑料,當然是兩組笨蛋情侶間的「戀愛頭腦戰」:異世界的獸人臉舅舅和傲嬌精靈舅媽,現實世界的侄子和他的青梅竹馬。

兩邊的范式都差不多:女方大A特A,只不過舅媽的A法是傲嬌的A法,A一步拉扯一步走位,青梅竹馬是直接A臉。

男方榆木腦袋,最離譜的是,不解風情的他們還總是無意中做出一些看上去很像是回應的事情。

最讓人繃不住的是,兩人都對彼此的事情都很清楚,

侄子一眼就看出來舅媽喜歡舅舅,舅舅也是一眼看出來青梅竹馬對自己侄子有想法。

為了給青梅竹馬助攻,舅舅不惜使用改變外貌的魔法,將自己變成舅媽的模樣,只為了能開導她。

一到了自己這邊,兩個人就變成了一問三不知的池沼。

咱們可以說,這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咱們也可以接受侄子的說法,在舅舅的年代,傲嬌這個屬性在ACGN中還不常見。

而侄子和青梅竹馬在成為戀人之前已經混得太熟,所以始終邁不出那一步。

不過,仔細想想的話,其實這兩對始終無法確認心意,都和外貌有點關系。

穿越到異世界的舅舅,實力其實挺龍傲天的,他這個早期游戲玩家,早就被各路牛馬難度的游戲磨煉過了。

反正,對我這種新時代游戲玩家來說,《魔界村》第一關就足夠讓我砸鍵盤了。

異世界的舅舅甚至能不用專用的攻略武器,就靠自己的游戲技巧,摸清楚boss的攻擊模式之后直接把對方磨沒。

可是,他的顏值卻并沒有得到任何buff,走到哪里都是被人嫌棄的「獸人臉」。即使出手救人,也被別人誤解成壞人。

在這種語境下,他又怎麼可能理解舅媽那些繞著彎子的情話呢?就算他真的get到了,他又怎麼敢確定這不是他會錯意了呢?

在侄子和青梅竹馬這邊,雖然青梅竹馬現在生得沉魚落雁,但她和侄子初見時,可是個流著鼻涕、口吐臟話的假小子。

會欺負他,也會幫他打退其他欺負他的人,潛移默化間,侄子已經只能把她當成好大哥,對她沒有世俗的想法。

侄子說「外貌無所謂,她始終是那個她」,這也就意味著,即使她「女大十八變」,她也依然他邋遢的好兄弟,而非一個追求對象。

正如舅舅使用變形魔法時所說,改變外貌的魔法不能隨意使用,因為這個魔法可能會連人的內在一起改變。

雖然「不以貌取人」是政治正確的說法,但現實中能做到這般的人鳳毛麟角,大多數人的以貌取人,最終造就了「相由心生」的事實。

或許,已經回到現實世界的舅舅,很難再有機會去彌補自己與舅媽間錯過的遺憾。

不過,他也有能做到的事情:不要讓同樣的悲劇,發生在自己的侄子身上。

以及,每周一次為屏幕前的我們帶來歡笑與一點思考,治愈我們的精神內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