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片人卷錢跑路后,導演選擇拿出買房錢做動畫

漫酱~ 2022/09/13 檢舉 我要評論

作為一部每集只有5分鐘的「泡面番」,2018年初次播出的動畫《一臉嫌棄表情的妹子給你看胖次》收獲的商業成績相當可觀。

這部動畫的實際內容與長長的片名一致,簡單來說就是想方設法地賣人設和送福利。而其中的擦邊球場面可以說趕上了短視訊時代的順風車,在登陸日本彈幕網站Niconico后收獲空前關注,大受歡迎的動畫也順勢帶動了原作銷量,熱度喜人。

動畫首集在Niconico網站砍下70萬播放,作為對比,當季熱門動畫《莉可麗絲》目前的播放量也不過50萬

隨著原作者40原的新作接連推出,這部動畫本該順風順水地繼續制作,但怎料商業成績并未延長動畫的壽命。

在2019年的第二季放送完結之后,這個系列便再也沒有后文,直到今年年初,一場鬧上法庭的官司才把這部作品重新拖回大眾視野。

9月6日,作者40原與動畫監督深瀬沙哉接受了日媒采訪,幾年前那個混亂的動畫現場終于得以公之于眾,遲遲未到的第三季也總算有了緣由:制片人在投資方、原作者以及動畫公司三頭之間來回詐騙,經歷了卷錢跑路后的動畫導演不得已掏出了買房錢繼續做動畫……

1

從本質上來講,《一臉嫌棄表情的妹子給你看胖次》是由原作者40原隨手繪制的插畫改編而成的短篇小動畫。

動畫為情節薄弱的一張張插畫補足了劇情,填充了內容,愣是將幾張毫無關聯的精致插畫拼湊出了一部觀感尚可的動畫劇集。

用寥寥數張插畫改編一部完整動畫的例子即便是放到動畫云集的日本也不算常見,在本作正式放送之前這個類別下的作品更是屈指可數。根據40原的回憶,他接觸到制片人的契機,是對方遞給自己的動畫化企劃書,考慮到同類作品淡薄的市場,以及那張簡簡單單毫無誠意的企劃書,40原起初回絕了動畫制作的請求。

知名角色「黑巖射手」便是由插畫轉變為動畫的先例

不久之后,日本大型ACG綜合商店虎之穴主動聯系上了40原,這才打消了他的疑慮。在業界領頭羊的出資與推動之下,動畫化開始啟動。其中負責主管動畫制作的是本作的導演深瀬沙哉,原先那位向40原投遞了企劃書的人士則擔任起了制片人一職。

在日本動畫制作現場,制片人是個至關重要的職位,他們通常負責與動畫制作各個環節的管理與調節,確保動畫的制作周期順利推進,還需要在資方、原作者以及動畫人之間反復回旋,是個門檻不高但難度頗高的工種。在本次的訪談中,40原與深瀨導演將這位制片人稱為S,向大家控訴了S將三方玩弄于股掌之間最后又能做到全身而退的全過程。

以「動畫制作」為內容的動畫《白箱》,其主角便是一位忙碌不堪的制片人

其實在動畫制作的流程中,40原與深瀨導演便已經察覺到了這位S制片人的諸多疑點。盡管他參與過的作品絕不算少,且其中不乏名作,但與之共事的深瀨導演屢次感覺這位所謂的制片人更像是毫無經驗的業內新人,從他手里鬧出來的岔子數不勝數,完全沒有專業人士的感覺。

例如,40原在審閱完動畫組繪制的宣傳圖后,對圖片的細節提出了幾條修改建議,卻遲遲未能收到相應的回復。當他再度詢問自己的郵件是否送達時,負責對接管理的S則不以為然地表示「郵件收到了但我沒答應要改」。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像是40原越過S直接與原畫師交流卻遭到S的怒斥;S在請求畫師作畫時用的理由往往也都是「原作者的無理要求」。憑借著兩邊的信息差,S全然不顧原作者對作品提出的意見,將這部作品完全做成了符合自己口味的動畫。

除開制片人的身份,S在這部動畫里還參與了腳本一職。在他單方面的獨斷指揮下,動畫的成片質量意外的還算不錯,聲名在外的噱頭配合業界大手的宣發推動了動畫的成功,優秀的商業成績也讓動畫第二季順理成章地提上了日程。

2

在動畫第一季的慶功宴上,40原與深瀨導演在交杯換盞之間互相討論起了疑點重重的S制片人,但念在此人做過的事還不算出格,同時也負責了全片腳本,是推動動畫化企劃的大功臣,此事最終還是不了了之。

不過兩人在最后留個了心眼,一改傳統效率低下的電話郵件溝通,用起來更為先進的即時聊天軟件,順便還把S一起拉了進來組了個三人小群組。不過此后S有意無意地拆散打亂三方的交流,執著于最原始的電話郵件通信,久而久之這個群組還是歸為沉寂,回歸了最初的通訊手法。

他們使用了日本人常用的辦公聊天軟件Chatwork

有了第一季的經驗,第二季的制作推進順利。不到半年,完工交貨,刻錄光盤,動畫制作接近尾聲,只是到了結算動畫制作費用的階段,這位S制片人又開始作妖了。

2019年初,深瀨導演找到了S制片人,要求結算第二季的制作費。負責與深瀨對接的并非S本人,而是S的專程請來的律師,根據律師的說法,S對于現階段動畫成品的多處細節非常不滿,如果動畫公司未能在指定的期限內返修重做,S方面會拒絕付款。

早在2018年就有某動畫公司爆出過返修大幅縮減制作費的情況

深瀨導演也是頭一回遇到這麼不講理的狀況。動畫已經開始放送,準備賣的碟片也在著手裝箱,制片人若有不滿應當趁早提出,如今再談多半是想蠻不講理地私吞制作費。深瀨無奈找上了動畫出資方虎之穴,后者也只是尷尬地表示早已將費用匯寄至S的名下,顯然無力干涉這場單方面的利益糾紛。

事已至此,官司已經難以避免。深瀨導演這邊請來的律師為了勝訴搬出大量資料做足了準備,結果卻是以「被告缺席」為由無條件勝訴。S根本就沒理會法院的通知,以下落不明的狀態逃亡至今,本該回收的500萬日元制作費也因此未能找回。

動畫的制作費用當然不止數百萬日元,這筆錢本該是分割交付的最后一筆尾款。在提前將工資發放給員工的情況下,如今缺失的這500萬成了突如其來的欠款,資金鏈的斷裂讓公司瀕臨破產。

按照動畫第一季的收益,這個項目原本極有可能推進至第三季,如今人財兩空,別說后續的作品了,填平負債才是當務之急。這時候,始終站在第一線的深瀨導演站了出來,掏出了原計劃在北海道購房的資產,填補上了將公司缺失的相應費用,并用剩余的錢啟動了動畫第三季的項目。

3

事后,在與各方業界人士交流的過程中,40原與深瀨都收到了相似的回復:「最好不要和那個人扯上關系」。

雖然在兩人的訪談中,S的真實身份并未提及,不過動畫Staff表里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的人員名單直白地點名了罪魁禍首的名字:佐(Sa)藤郁雄。

這位佐藤郁雄目前已經人間蒸發,但他早前舍棄的個人社交賬號還是被神通廣大的網友們挖了出來,最近幾天還有人專程跑過去催債。由他自己曬出的履歷來看,最亮眼的成績當屬參與過名作《忌火起草》與《428 被封鎖的澀谷》的開發制作,只是在這些游戲的Staff表里,佐藤郁雄的職位叫做「仕様」,在日本的游戲業界并非要職。

此人參與過的大多數作品都沒有擔任重要職務

值得注意的是,在他留下的最后一條推文里,佐藤郁雄提到了「動畫」與「NFT」的字樣。考慮到NFT近期屢屢暴雷的事件,或許佐藤郁雄又找到了一條全新的生財之路。

佐藤郁雄卷錢跑路一事對原作者40原而言并無大礙,這位推特坐擁60萬粉絲的人氣畫師手里共有兩部作品成功動畫化,并參與多部輕小說的插畫繪制,對于國內的朋友來說,他筆下最為人熟知的角色恐怕還是這只可愛的貓娘。

貓娘畫集在上個月成功商業化

只是苦了事件的主人公深瀨導演,本就沒參與過多少作品,還在事業巔峰期被騙走了這麼一大筆錢。從40原的訪談來看,深瀨導演對于這部作品相當上心,他時常會趕赴作者家中與其面對面交流討論動畫的細節處理,力求把動畫做到最好。這回在處理完相關的法律事宜后他立馬著手于第三季的制作,并在制作班底尚未成型之際做完了第一集的腳本工作。

為了盡可能地回饋導演對作品的熱愛,頗具影響力的40原與動畫公司共同開啟了眾籌項目,為新作動畫籌集必要的資金。眾籌金額為600萬日元,與受騙損失的制作費用基本持平,同時,眾籌的相關介紹中也沒有刻意利用賣慘博取同情,直到9月6日的訪談放出,大家才得知了動畫第三季難產的緣由。在知曉了動畫組背后的故事后,粉絲們紛紛解囊支持,一個月后籌集總額來到了420萬日元,達成目標金額的計劃指日可待。

眾籌項目在8月初便順利開啟,彼時大家對于動畫的內幕尚不知情

深瀨導演碰上的惡性事件,在年產值超過兩萬億日元的動畫市場里不算少見。原定于去年4月放送的動畫《東京巴比倫2021》就曾因抄襲風波鬧出過制作委員會拒絕支付1億日元制作費的商務糾紛,直到今年,雙方之間的矛盾還是沒能達成調解。

有意思的是,《東京巴比倫2021》制作團隊與出資方并未針對這部斥資上億日元制作的動畫簽訂書面合同

動畫公司一個項目執行數年的工作流程注定了其脆弱的本質,經不起半點折騰的特性也督促著這里的各位動畫人加強對法律的重視程度。但如果可以改變一如既往的商業模式,尋找更適合動畫公司的資金流通手段,或許這類事件會減少很多。

正如本文的深瀨導演所帶領的團隊,在傳統的制作委員會制度下,他們扮演的角色是拿錢交貨的打工人,生殺大權交由出資方決定,中間但凡出了一點小差錯也足以釀成大禍。在開啟了眾籌項目后,他們放棄了此前執行的制作委員會制度,新作動畫帶來的收益可以盡可能地返還給辛苦制作動畫的團隊,不會再出現無法回收制作費的風險。

當然,別忘了這是一部徹頭徹尾的紳士向動畫——正如他們自己在眾籌說明里寫的,賺錢啥的其實是次要目標,最關鍵的還得是向大家傳播他們最喜歡的「胖次文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