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飯冥場面」滿滿!這部假面騎士,用特攝英雄的皮講著魔幻現實的故事~

加油娜娜酱 2022/11/15 檢舉 我要評論

常看假面騎士的觀眾,基本都已經接受了「騎士不一定是英雄」的事實。

《龍騎》中的生存逃殺、《亞極陀》中進化者與普通人的矛盾、還有大伙津津樂道的「敵我同源」,不少騎士和他們的敵人同根同源。

即便如此,站在主角位的騎士們(也即「主騎」),一般都還比較符合「英雄」的定義,即使和敵人同根同源,他的皮套也明顯有別于那些牛鬼蛇神。

然而,今天要向大家推薦的這部假面騎士,把這最后一層「皮」都撕了個干凈。

劇情過半之后,一直只會變身怪人形態的主騎才第一次亮出自己的騎士形態。

而這部假面騎士講的故事,更像是在「假面騎士」這個特攝英雄劇體裁的哈哈鏡下倒映出的魔幻現實。

這部假面騎士,就是真·50周年紀念作、改編自昭和騎士收視率之王《假面騎士black》的真人劇《假面騎士black sun》(以下簡稱黑日)。

雖然《black》的觀眾能在《黑日》中看到不少熟悉的名字和概念,還能看到不少高質量的致敬橋段。

但《黑日》的故事,已經不是《black》那一路的經典特攝英雄劇了。

首先,從一部特攝劇的角度來看,《黑日》的皮套設計是很用心的——即使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不喜歡《黑日》的觀眾,也不會否認這一點。

怪人的皮套風格回歸昭和時代,面目猙獰,色調單一,貼近怪人的動物原型,風格回歸昭和騎士。

黑日和影月更是有怪人和騎士的雙形態皮套。

不過,對于其中的特攝打戲,評價就不是這麼一邊倒的好了。

《黑日》的打斗,經常會出現一些「下飯」的場面——包括但不限于「牽腸掛肚」、「提頭來見」、「致命撕咬」……

野獸般的互搏,這就是《黑日》中的戰斗。

有些觀眾不喜歡的是過于直白的表現,還有些觀眾是不喜歡這種風格。

沒有騎士踢,沒有那些酷炫的招式,雙方用最原始的方式互相傷害,直到另一方爬不起來為止,輸的一方肝腦涂地,贏的一方也很狼狽。

不過,在我看來,這種打斗風格,倒剛好與《黑日》的故事相配。

《黑日》的故事采取了雙線的敘事方式,2022年的現世線與1972年的過去線,相隔50年的兩條主要故事線交錯出現。

1972年的故事是「革命線」,黑日、影月、三神官、劍圣……這些在《black》中物理上打成一片的敵人,聚在一起創立了戈爾戈姆這個組織。

那時,他們都有著同一個目標——爭取平等的權利,創造一個沒有歧視的世界。

1972年的故事就是日本上世紀60-70年共運的一個高度濃縮,其中的每個角色基本都明確對應了現實中的某個人或者某類人。

而戈爾戈姆的結局,也同全共斗一樣不得善終:有人向首相宣誓效忠、有人把屠刀揮向意見相左的伙伴、有人嘗試最后一搏卻功敗垂成……

在2022年的現世線上,三神官執掌的戈爾戈姆黨已經徹底融入選票政治,和首相沆瀣一氣,跟他們不對付的劍圣勉強寄人籬下當狗。

不肯低頭的影月成了階下囚,當年落下舊傷的黑日當了賞金獵人,做著催債這種臟活,如此生活五十年,直到邂逅現世線女主和泉葵。

除了和泉葵之外,《黑日》中活躍的主要角色,基本都是這批50年前的亡魂。

所以,這種狼狽的戰斗風格,正與他們相配。

他們不是保護世界的英雄,也不是妄言毀滅世界的魔王,他們的理想已消亡,他們的軀殼在為自己尋找一個歸宿。

《黑日》中2022年的現世,在一副看上去很白左的氛圍中展開。

和泉葵在聯合國發表演講,「怪人與人類的生命價值相同,連一克的差距都沒有」,頗有些「環保少女」+「種族平權」縫合怪的感覺。

正因如此,我對她的第一印象絕對算不上好。

她這番演講,同時吸引了兩方的注意力。

淪落為賞金獵人的黑日收到了針對她的暗殺委托,很有可能是那些極端仇視怪人的組織對她起了殺心。

而她演講中的那句話,正是1972年的戈爾戈姆的口號,這引起了戈爾戈姆黨的警覺,他們意識到,和泉葵很可能和失落已久的帝王石有關系。

戈爾戈姆的蜘蛛怪人、接下了委托的黑日,雙方同時找上了她。

就在黑日即將對她下殺手的時候,她胸前的帝王石掛墜,激起了他久遠的回憶。

他沒能下手干掉葵,反而把沖著她而來的蜘蛛怪人給宰了,一度停轉的命運之輪,再度開始轉動。

《黑日》給我的最大驚喜之一,就是和泉葵這個角色的塑造。

剛開始,我以為她是只說不做的「偽圣母」,在她青梅竹馬的麻雀怪人出場之后,我又覺得她只是因為自己的好朋友是怪人,所以才去理解怪人。

看完全片之后,我才發現,她可能才是繼承了《black》原作的那個人。

我對她第一次印象改觀,始于這樣一個事件:

她的父母從國外回來,落地就被戈爾戈姆逮了,父親被改造成怪人,被洗腦操控著過來搶她的帝王石。

鯨魚怪人為了救她,不得不擊殺了這個已經被洗腦的怪人。

父親剛剛在她眼前被害,她也沒有情緒上頭,一股腦地把所有錯都推到執行者鯨魚怪人身上。

她很清楚自己該恨誰——她該恨的,是造成了這一局面的戈爾戈姆,而不是為了救她而被迫做出艱難決定的鯨魚。

之后,她被劍圣抓住,這個暴徒命令跳蚤怪人這個科學家把她改造成怪人,還強迫她的母親看著。

更過分的是,他還在她面前干掉了她的母親。

即便如此,她也沒有記恨那個執行了改造手術的怪人,甚至沒有記恨出賣自己的伙伴,她的仇恨,永遠直直地指向最終的源頭:劍圣及其身后的戈爾戈姆。

父母都因為戈爾戈姆而犧牲,自己被改造成怪人,愛憎分明,矛頭直指戈爾戈姆,最終接受了自己的怪人身份,甚至連腰帶都出來了。

這不就是《black》里的南光太郎嗎?

拎得清、能夠分清主要次要矛盾、敢于直視問題的源頭而不是發泄情緒……這些特質真的可貴。

而且,這種難能可貴的特質,其實正是《黑日》中的許多人缺乏的。

黑日在斗爭失敗后幻滅沉淪50年,影月一直幻想著那段燃情歲月的重來,劍圣只是單純地將「怪人平權」和「創世王」作為自己的宗教崇拜。

而三神官為首的現世戈爾戈姆,則無條件無原則地退讓,嘴上說著為怪人爭取權益,實際上和首相沆瀣一氣剝削怪人。

把《黑日》的故事掰開了,我們就會發現,這其中的所有悲劇,基本都可以歸因為「過去的爛賬沒有得到清算」。

創世王并不是什麼「神」,只是日本為了戰爭搞出來的改造人,它幾乎沒有自我意志,產出精髓用以生產更多怪人。

雖然這些怪人個體的肉體力量超過常人,但在越來越離譜的現代戰爭面前,怪人迅速退了環境。

戰敗之后,日本政府將這件事掩蓋了過去,假裝怪人是自然產生的。

這種掩飾是非的決定,最終促成了1972年的戈爾戈姆運動,那些怪人當時可真的以為,他們是自然產生的種族,并且將創世王奉為神。

因為沒有抓住真正的矛盾,戈爾戈姆運動本身也是草草收場。

在首相的威逼利誘下,三神官率先跪了,并且強行內部鎮壓了劍圣一派的強硬派。

「怪人平權」的訴求沒有被解決,只是被暫時按了下去,最終,在創世王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們急著找帝王石來讓人繼承創世王的時候,矛盾再一次被點燃。

日本政府、三神官、戈爾戈姆黨……他們都在為了自己的利益說謊,掩飾太平,試圖去無視那些矛盾。

第一集在聯合國現場發表了演講的和泉葵,最后通過遠程連線的方式,又一次站到了全世界的聚光燈下。

這一次,作為一個怪人,作為一個日本人,她親自將這些真相揭露出來,哪怕她的國家、她的種族的處境會更加不利。

在《黑日》的最后,兩條交錯的故事線同時走向了終局。50年前,尚不清楚戈爾戈姆結局的黑日自問:「我們能改變這個世界嗎?」

50年后,蒼老的黑日獨自一人奔赴命運的戰場,浪子回頭的劍圣為了給葵爭取演講的時間力戰至死。

盡管我們不知道,葵勇敢邁出的這一步會將世界推向何方,她所做的事情,是強迫所有人看清真相,然后以各自的方式嘗試著解決問題,不再繼續掩飾太平。

正如劇中人物自己所總結的一般,《黑日》講的是一群「歷史的墊腳石」的故事。

創世王不再是只剩顆心臟也能炸掉地球的神,怪人們也不是戰力碾壓的怪物。

就連黑日和影月命運的決戰,也沒有伴隨日食蝗災這樣的異象,就這麼無聲無息地發生,無聲無息地結束。

也許,和泉葵到最后也會成為墊腳石中的一員,多年以后成為史書中淡淡的一筆。

歷史正是由無數這樣的墊腳石前赴后繼地推動著前進的,而歷史的評說者,往往只能看到那個踩在無數墊腳石上、完成了他們未竟之志的英雄。

這是歷史的殘酷之處,一將功成萬骨枯;這也是歷史的浪漫之處,它會以結果來為那些堅持行正確之事的人豎起豐碑。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