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分的神作,血雨腥風中翩翩起舞,地獄深淵里歌頌人類!

加油娜娜酱 2022/09/17 檢舉 我要評論

不知道大家還曾記得之前安利過的 《漂流武士》

在《漂流武士》里,平野耕太畫筆一揮,便繪出了一幅 異世界英豪大戰的華麗圖景。

而這次要推薦的作品,則是平野耕太的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漫畫《Hellsing》改編成的同名OVA動畫(TV動畫與原作相去甚遠,OVA動畫則幾乎完美還原了原作)——

《Hellsing》

《漂流武士》是一曲人類的贊歌, 它肯定了人類「思想」的獨特價值。

而《Hellsing》同樣是一曲人類的贊歌, 這是一首人類「勇氣」的贊歌

一首為那些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勇士譜寫的贊歌。

這個故事,說復雜也復雜。

納粹、吸血鬼、宗教爭端……應有盡有,三教九流一齊粉墨登場。

要說簡單,其實也簡單。

那就是三個人類想要幹掉我們的主角—— 阿卡多的故事。

阿卡多何許人也?

英國對吸血鬼處理機關——Hellsing機關的王牌,同時,也是一個吸血鬼。

無貌之神,可以隨意變換自己的形態。

只要他愿意,他甚至可以變成一個小蘿莉。

為什麼要用吸血鬼來對付吸血鬼?

Hellsing機關的領袖,因特古拉.海爾辛,一開始就這樣說過:

「人類容易死亡,心靈也過于脆弱,消滅吸血鬼最有效的東西就是吸血鬼。

而Hellsing機關飼養的阿卡多,更是吸血鬼之王。」

第一位挑戰者,是梵蒂岡教廷「背叛者」機關的王牌—— 安德森神父

如果說Hellsing是英國新教的暴力機關,那麼「背叛者」就是天主教教廷的暴力機關。

他是一個狂熱的信徒,也是一個戰斗高手。

他向我們展現的,是 「信仰」的力量。

在天主教信徒面前,他是一位慈祥的長輩—— 安德森老師。

在異端面前,他是暴烈的颶風、無情的銃劍—— 安德森神父。

他想殺死阿卡多的理由很簡單:

阿卡多是怪物,是異端,是天主教無法容忍的存在。

那麼,他作為主的銃劍,就必須討伐他。

他們第一次死斗,便是在這月色籠罩的長廊中。

安德森神父為了和吸血鬼作戰,他接受了身體改造,擁有怪物一般的恢復能力。

阿卡多的武器—— 13毫米口徑洗禮銀彈手槍「加斯爾」,直接命中神父的頭部都無法奪其性命。

如暗夜里刮起的風暴,又像是狂奔的死神,神父迅速逼近阿卡多。

銃劍將阿卡多釘死在窗戶上,高貴的不死之王,此刻卻成了人類的囚徒。

「阿門!」

狂熱的天主教徒吼叫著,切下了阿卡多的腦袋,刺穿了他的心臟。

然而,他和阿卡多犯了一樣的錯誤—— 阿卡多以為他是普通人類,他也以為阿卡多是個普通的吸血鬼。

對其他吸血鬼來說,剛才那一下都算是致命傷了,但,僅僅只是砍頭爆心,阿卡多是不會死的。

神父意識到,目前的自己無法殺死阿卡多,只好在符文紙的環繞下撤離了。

可別以為,神父的「信仰」在這點困難面前就會屈服。

他們第二次的死斗,是在濃煙滾滾的倫敦。

納粹余孽,一群武裝吸血鬼趁阿卡多被困海上,在倫敦大肆屠殺。

梵蒂岡教廷也組建起十字軍,要把英國從異教徒和怪物的手里奪回來。

上帝都好像拋棄了地獄般的倫敦,但是阿卡多卻并沒有拋棄英國。

阿卡多化為千軍萬馬歸來了。

他解放了終極大招「死河」,將以往吞噬的所有生命放了出來,共同作戰。

這也是他不死性的來源, 每一次吸血,都會給他增加一條命,而他目前的生命存量已經上百萬!

百萬死者的大軍在倫敦城涌動,數以千計的十字軍和納粹軍,在阿卡多面前和螻蟻無異!

然而,這也是阿卡多最弱的形態。

因為此時此刻,他是本體是一只單獨的吸血鬼。

在這個時候殺死他,就能真正的殺死他了。

因此,在這最要命的時間點上,神父孤身一人面對千軍萬馬面,毫不猶豫地發起了突擊!

為了突破「死河」,接近阿卡多,他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左臂被打斷,身上小傷無數。

然而, 他用嘴咬住斷臂不讓其落下,繼續揮劍!

就連阿卡多也忍不住贊嘆——

「人類果然是最優秀的。」

人類確實脆弱,也容易死亡,但是,所有物種里,只有人類會站在自己無法戰勝的對象面前!

無關于勝負,只關乎信仰和尊嚴!

然而,神父最終還是阿卡多失望了。

他滿身瘡痍的沖到阿卡多面前之后,卻將圣釘刺入體內

最終,他也變成了和阿卡多一樣的怪物。

而在阿卡多眼里, 殺死怪物的,只能是人類。

曾經,阿卡多還身為人類的時候,在絕境中無奈地接受吸血鬼的邀請,化身為不死的怪物。

然而,現在的他,卻渴望著有人類來終結自己的生命。

因為在他看來,人類是比怪物要高貴很多的物種。

他們受到重一點的傷就會死亡,哪怕不受傷也會自然老去。

人類是如此的弱小。

然而, 他們還是帶著自己的信仰和尊嚴、驕傲的活著。

神父最終在朝陽中逝去,和教廷收復英國的野心一起,飄散無蹤。

那美好的仗已經打完了,所信的道他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后,自有公義的冠冕為他留存。

第二位挑戰者,是海爾辛家族的管家—— 「死神」沃爾特。

典型的英倫老紳士,有著英國人特有的傲氣——

「以骨氣換來的繁榮,我們寧可不要。」

他是Hellsing組織的背叛者,然而,他實在是隱藏得太好了!

Hellsing老大的命令,他總是能快速而準確的執行。

為了讓老大在倫敦的危機里逃命,他自愿留下來斷后。

事后想來,這其實也是他反叛的開始。

所謂的「斷后」,不過是為了趕到敵人那里去的借口罷了。

納粹的科學家對他進行了改造,讓他重新回歸年輕,以巔峰狀態去挑戰已經被神父打殘的阿卡多。

他的背叛是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

他身上的傲氣,注定了他無法容得下阿卡多的存在。

在阿卡多被喚醒之前,他才是Hellsing的王牌,他就是靠著這份驕傲而活的。

阿卡多十分清楚他反叛的原因,并稱其為 「小孩子打架」。

也許,在他看來,管家這樣作賤自己實在是不值。

拋棄了主人,拋棄了忠義,拋棄了人生,只為了一夜的勝負。

最令人唏噓的是,管家哪怕拼上一切,還是功虧一簣。

他幾乎把阿卡多剩余的生命全部消耗完了,只差最后一步。

隨便找一個硬物,捅入他的心臟,60年的恩仇將于此終結。

但這并不是真正的阿卡多, 這只是阿卡多之前沒有完全吞噬掉的一只吸血鬼而已。

真正的阿卡多,已經化身為小蘿莉的姿態站在他背后了。

就算變成吸血鬼,返老還童也并非沒有代價。

管家的身體,已經如風中殘燭般脆弱,根本無力承受下一次的戰斗了。

將他變年輕的改造,最終讓他弱化成小孩的模樣。

所以阿卡多也配合他,變成小孩子的模樣。

在他看來,這與兒戲無異。

更讓管家絕望的是,幾乎耗盡了生命的阿卡多,只要重新開始吸血,生命就又會回歸到令人絕望的數字。

昨夜的倫敦血流成河,而今朝,這些血液通通都成了阿卡多的生命!

然而,最讓管家絕望的事情,并非是阿卡多重獲新生。

恰好相反,他知道,阿卡多的這個行為將直接導致他的消失。

因此,他永遠失去了 「殺死阿卡多」的機會,他的人生因此而完全失去意義。

朝陽之下,阿卡多的身形逐漸化為虛無,一如管家那僅剩的驕傲與倔強。

最后的最后,管家還是拖著自己殘破不堪的身體,回到了老大那邊。

他用盡最后的力量,破壞了納粹的吸血鬼實驗室,殺死了想要帶著成果逃跑的納粹科學家。

火焰在燃燒,引以為豪的銀線在融化,身體在逐漸崩壞。

「真想贏那家伙啊。」

少年稚氣未脫的臉上露出了遺憾的微笑。

只是,到了生命的盡頭。

他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模樣也迅速老去。坐在那里是,仿佛還是海爾辛的管家。

「永別了,大小姐。」

蒼老的聲音里,寄托著無限的懷念與情思。

管家的一生,也許并非毫無意義。

雖然沒有戰勝阿卡多,但他也拼盡一切去試了;

雖然背叛了自己的忠義,但到了最后他還是遵守了。

無論是作為「死神」還是管家,沃爾特都是個失敗者,但是,他直到最后,也沒有丟掉自己的驕傲。

接下來登場的就是第三位挑戰者,成功弄死阿卡多的男人。

他沒有名字,別人只知道他代號「少校」。

「諸君,我喜歡戰爭。」這個名句便出自他。

前兩位挑戰者,雖然是人類,也算是人類中的強者。

但是少校卻是一個戰五渣。

十米不到的距離,他射擊可以連著射歪七八槍……

但是,他卻是一個戰爭天才。

為了與阿卡多之間的戰爭,他籌備了50年。

倫敦的百萬市民,自己的吸血鬼大隊,甚至梵蒂岡的十字軍,還有神父和管家, 都是他用來逼阿卡多開啟「死河」的籌碼。

他知道,就算是神父和管家也無法殺死單獨的阿卡多。

一百年前,阿卡多單人攻入倫敦;

五百年前,他單槍匹馬和奧斯曼帝國作戰。

可是,「吸血獲取生命」,這一特點也成了阿卡多致命的弱點。

他在阿卡多吸收的血液里添加了致命的毒—— 薛定諤中尉。

人如其名,中尉的特性,是薛定諤的貓,處于存在與不存在的疊加態里,只有自己對自己進行觀察,才能維持其存在。

他融入了阿卡多體內的百萬生命之后,自己無法觀測到自己,因此已經不存在于任何地方了。

這一點,對于同化了其屬性的阿卡多來說,也是一樣的。

此刻的阿卡多,只是虛數的集合而已。

他的不死傳說于此謝幕,身影如同朝陽下的露珠般散去。

留在此處的,只有他手上刻下的封印咒紋。

那麼,少校想要懟死阿卡多的理由是什麼呢?

他的理由更為單純:

作為一個人類,看怪物不爽罷了。

他也曾像阿卡多一樣陷入絕境。

蘇軍攻入柏林的時候,他親眼看著自己應守的城市被燒毀。

子彈在他身上鉆出了無數的孔洞,蘇聯人的軍靴狠狠的踩在他肥胖的臉上,就連他引以為傲的鐵十字勛章也被蘇聯人搶走。

在這種情況下,面對吸血鬼之血的邀請,阿卡多欣然接受。

然而這個死胖子居然吼道——

「滾開!」

隨后趕來的納粹科學家,將他身體改造成機械才讓他撿回一條命。

Hellsing的老大看到他破碎的半邊身體后,憤怒的罵道:

「怪物!」

然而,他接下來的這番抗辯, 讓Hellsing老大義正詞嚴的定罪都顯得蒼白無力。

你可以說他是個瘋子,他本來就是黨衛軍少校,和正常人不同。

這一點,他自己也清楚。

但是,當這個只剩半邊臉的死胖子,滿口是血和機油。

依然朝你吼道——

「我就是我。」

你無法否認,他是一個真正的人類。

Hellsing老大的子彈,最終將他五十年的執著,和第三帝國最后的余孽一起燒成了灰燼。

這個胖子死前并沒有懷念什麼元首,也沒有對第三帝國的一點點留戀。

他剛才第一次,在極近的距離上,射中了對方的眼睛。他為此而歡喜,笑著倒下了。

真是個徹頭徹尾的戰爭狂,到死都如此。

自詡為銃劍的神父,最終向神明上交了自己的靈魂;

號稱是死神的管家,最后和吸血鬼成了一丘之貉;

只有這個死胖子,帶著自己身為人類的驕傲與信仰走到了最后,并且以最弱之軀,扳倒了最強的阿卡多。

《Hellsing》就是這樣一出華麗的歌劇,在地獄里升起帷幕,卻高聲頌揚著人類的偉大。

吸血鬼之血也許就是前行路上的無數誘惑,只有抵擋住這些誘惑,我們才能帶著自己的驕傲與信仰,走到理想的彼端。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