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世界的殘酷,被這部11集的動畫揭露得淋漓盡致!

加油娜娜酱 2022/09/21 檢舉 我要評論

縱觀人類文明史,沒有哪個話題比「 金錢」更具爭議:它可成為實現夢想之階梯,也能化身腐化人性的魔鬼,人們無比渴求它的眷顧,卻又羞于將這愿望說出口。

也許正因爭議性,二次元才極少提到金錢,畢竟ACGN主要面向年輕人,過于世俗油膩的話題絕不討喜。

卻偏有這樣一部作品,不僅堂而皇之把金錢放上台討論,更大膽展示其陰暗面,最終成為批判現實的力作!它就是——

《金錢掌控》

男主 余賀公麿是個身世凄苦的大學生,自幼父親失蹤、母親病逝,靠姑媽養育才艱難長到19歲。

坎坷的成長經歷,讓余賀比同齡人早熟,當同學還在愜意享受校園生活,他就通過打工實現了經濟獨立。

雖說兼職收入堪堪度日,同學的聚會邀約也只能婉拒,自食其力的成就卻無疑給了他難得的自尊。

但當目睹暗戀的女生——生田羽奈日,被家境殷實的混混男友輕易俘獲芳心后,余賀的 自尊心遭到了重擊

他劇烈的心態起伏,給了「魔鬼」趁虛而入的機會。

一個完工后的夜晚,自稱 Midas銀行職員 真坂木的男子上門推銷,建議余賀 以未來人生做抵押申請創業貸款。

對方過于浮夸的穿戴及無厘頭言語,令余賀毫不猶豫拒絕,困得睜不開眼的他恍惚間只當這是場夢。

怪事卻接踵而至,次日例行支取生活費的余賀,驚訝發現銀行卡多出了50萬。

隨后的劇情頗有 爭議:在同事「反正不是大錢」的慫恿下,余賀竟有了私吞之念。

我覺得,貌似突兀的劇情,其實是本作的「 春秋筆法」:對人物心理轉變留白,有限篇幅僅陳述簡要事實,卻暗含對某種現象的強烈批判。

余賀的鬼迷心竅,固然讓觀眾心理不適,卻反映了金錢對人的 異化:羽奈日在混混和男主間選擇有錢的前者,受此打擊的余賀也無奈屈服于金錢誘惑。

當支取這筆錢時,余賀被突然現身的真坂木抓個現行。

原來,這是真坂木的 圈套,50萬日元作為「定金」,一旦余賀據為己有,就自動簽訂抵押未來的契約!

他被強拉上神秘出租,車速加到最大,在余賀的尖叫聲中穿過憑空出現的門,下一秒就進入光怪陸離的異世界—— 金融街

看到這,你可能以為劇情將進入「異世界打怪升級」的爽文套路,還真不是。

本作中的「金融街」,并非傳統異世界番里無關現實的世外桃源,而是 寄生于現實的慘烈戰場

幕后主導金融街的Midas銀行,用「 Midas幣」誘惑失意者抵押未來人生,從而對現實世界巧取豪奪!

面對在有限篇幅中,讓觀眾理解復雜金融概念,并對金融資本掠奪實體經濟有直觀感受的難題,本作創造性給出了解決方案:

無論金融街抑或Midas銀行,都絕非制作組故弄玄虛的草率設定,而是為展現抽象的金融資本所采用的 具象化手法

比如余賀被迫抵押人生后,真坂木向其告知金融街法則: Entrepreneur(金融街對貸款者的稱呼)間每周必須「 Deal」(單挑)一次,負者被奪走部分Midas幣,破產者將徹底失去未來!

單挑的游戲規則,就是對現實中金融投機「零和博弈」的具象化。

未等消化震驚,余賀就被送到戰場,稀里糊涂開始了金融街生涯首戰。

對手是經驗遠比他豐富的老玩家,能熟練使用Midas幣召喚「 金融魔法」(金融手段的具象化),對戰斗一竅不通的余賀眼看就要歇菜。

絕境中,余賀決定放手一搏,給予了人型 Asset(金融街為貸款者分配的戰斗AI)—— 真朱充分自主權。

真朱也不負重托,先是奮力擋下凌厲攻擊,隨后抓住破綻用中級金融魔法將對手一舉擊潰!

戰后重返現實,面對以未來作賭贏下的千萬Midas幣(可在現實中變為日元),余賀深感不安,除了稍微改善下伙食,不敢輕舉妄動。

但樹欲靜而風不止,首戰就以弱勝強的出色表現,讓他引起了金融街大佬—— 三國壯一郎的濃厚興趣,欲招致麾下。

與男主不同,壯一郎生于富豪之家,優渥的生活讓他對民間疾苦缺乏認知,作為本作著重刻畫的男二號,三國為觀眾展現了 資本家冷漠自私的金錢觀

壯一郎造訪了打工店,作為過來人的他試圖洗腦余賀:不必在意Midas幣對現實的影響,想改變現實就利用金融街壯大自己。

他輕描淡寫的態度卻引發了余賀抵觸,二人不歡而散。

如果說「抵押未來」的說辭仍抽象模糊,隨后余賀就將徹底領教 金錢世界的殘酷

第二次單挑如期而至,但從看清對手的那刻,余賀就再無法淡定。

對方是他的經濟學講師江原,對金融的理解遠超常人,一回合還未結束,余賀和真朱就陷入絕境。

真朱在絕望中掛牌了余賀股份(每名玩家共10股),希望獲取融資,但即將戰敗者的股權顯然毫無吸引力。

生死存亡之際,觀戰的壯一郎以5000萬超高溢價買下1股,獲取彈藥的余賀瞬間扭轉戰局把江原打至破產。

江原起初為了養家才接觸金融街,子女們是他奮斗的動力源和活著的意義。

正因為此,當他戰敗破產,金融街無情剝奪了他最珍視的未來——讓三個孩子消失無影。

身邊血淋淋的案例,讓余賀看清了金融街本質,如果 幸福必須建立在別人的痛苦甚至家破人亡上,這種變質的幸福不要也罷

內疚的余賀希望避免更多此類悲劇,因此,當三國向他進一步闡釋個人理念后,余賀沒猶豫太久就加入了「 白頭翁」工會。

「白頭翁」由壯一郎創立,宗旨為將玩家單挑對現實的影響降至最低,而不求將戰斗獲利最大化。

現實中,三國掌握龐大商業帝國,并身兼內閣金融顧問,少數未在金融街控制惡劣影響的單挑,他也能通過雄厚實力減弱現實沖擊。

這看似完美無缺的規劃,讓余賀一時以為找到了保護現實的最佳方案。

直到一名「 吹哨人」的出現。

來自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混血調查員 詹妮弗.佐藤,向余賀一針見血指出了壯一郎的 漏洞:三國控制「Deal」影響所需的龐大Midas幣,不正是掠奪人類未來才完成的原始積累麼?

余賀恍然大悟:完成了血腥積累的三國,當然對維持現狀充滿熱情,至于Midas幣背后有多少鮮活生命失去未來,高高在上的壯一郎看不見也不關心。

認清「白頭翁」并非救世主的余賀,將做出怎樣的抉擇?我先賣個關子,各位可以自己去看看。

這部誕生在11年前的原創番,僅獲評7.6分,絕不算高,也許是遇見神仙打架的2011以致埋沒。

制作組將抽象金融概念具象化的手法,在我看來絕對創意十足,但對不熟經濟學的觀眾仍有門檻,可能是遇冷的另一原因。

但如果花心思理解了知識背景,你將對本作的隱喻手法拍案叫絕。

劇中的Midas銀行,無疑是對現實中跨國資本收割全球的 無情影射和批判。

貪婪的人性、對貧富差距的極端不滿和寄希望一夜暴富的賭徒心態,使金融資本永不缺乏收割對象,陰謀屢屢得逞。

金融街玩家單挑后,敗者失去金錢和未來的規則,更揭示了資本主義弱肉強食的血腥本質。

誕生于08金融危機余震中的本作,哪怕放在當下也不過時,反而更具警示意義:

賭博未來的一切投機,都終將收獲深淵與毀滅,幸福只源于此時此刻的腳踏實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