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敏生前唯一一部TV動畫!讓無數成年人都直呼「燒腦看不懂」!

加油娜娜酱 2022/09/20 檢舉 我要評論

提起日本動畫界的「國寶」,相信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一定是宮崎駿先生。他的動畫往往充滿著童心,富有幻想氣質。

孩子可以從中看到漂亮的水彩畫,少年可以從中看到主人公的英雄之路,而成年人則能看到對歷史或是現實的反思。

如果說宮崎駿是日本動畫界「王道」的代表,那與之對應的「邪道」的代表,相信不少觀眾都會投今敏一票。

這位出生于北海道的天才動畫制作人第一部主創的動畫電影《千年女優》就斬獲了7項大獎,和宮崎駿的《神隱少女》并列獲得第5屆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祭動畫部門大獎。

也許,上帝也想看今敏的動畫,所以才在他46歲的那年就迫不及待的將他召到了自己身側,徒留觀眾和業界的惋惜與痛心,和一部未能完成的遺作《造夢機器》。

而他留下的6部動畫作品,每一部都滿載著獎項與贊譽,就連許多著名電影導演都要向他偷師。

而我們今天在這里介紹的,則是他生前留下的唯一一部TV動畫——

《妄想代理人》

這部TV動畫可以說是最「今敏」的一部作品了,制片是與他合作了多年的丸山正雄,劇本由今敏創作,基調灰暗,情節荒誕。

這位天才還把自己在動畫電影中未能表達出的一些想法,通通塞進了這部13集的TV動畫里。

這部動畫完美的詮釋了何為「魔幻現實主義」,動畫劇情可謂天馬行空,隨著劇情的推進,發生的事情越來越脫離常識。

但是,在如此荒誕的劇情里,我們卻分明看到了一個個如此真實的現代社會人:勞累、疲憊、被生活壓力逼到走投無路。

他們臉上的笑容,似乎只能在OP里出現。

故事由一個詭異的案件開始,知名設計師鷺月子在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路過一處偏僻無人的停車場時,遭到道路魔「球棒少年」的襲擊。

不詳的黑影悄然從她背后逼近,揮舞著彎曲的球棒,一棒敲在了她后腦上。

現場幾乎沒有目擊者,唯一的目擊者——一位拾荒的老婆婆在這件事情之后神秘消失,警察只能從鷺月子口中一點點的問出這個「球棒少年」的特征:

戴著棒球帽、腳踩金色輪滑、手握彎曲的金色球棒、從身高上看大約只有五~六年級。

一時之間輿情嘩然,中學生惡言譏諷著只比他們小幾歲的小學生,顯擺著自己廉價的自尊心;

小學生則把這個「球棒少年」斥為失敗者,好像想把他從自己這個群體中清除出去;

家庭主婦們驚慌的說道「這不是我家的孩子」,還問警官是否看錯了;

專家在電視節目上一本正經的分析,發出看似有道理的呼吁……

每個人,都恨不得把「不是我的錯」這句話刻在臉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對這個事件妄加評價。

甚至還有些網絡上的鍵盤俠開始對受害者口誅筆伐,認為她自導自演了整起事件,是個嘩眾取寵的小丑。

設計師只是沉默的看著這一切,然而,她身邊的小狗玩偶——由她親手設計的「瑪洛美」開始動了起來,甚至還開始為她開脫起來:

「別在意,大家只是在嫉妒小月。」

就在警方一籌莫展、輿論眾說紛紜之時,「球棒少年」的第二個犧牲者出現了——

幾乎一模一樣的犯罪手法,幾乎一模一樣的外貌,這一次,大眾都開始相信這樣一個道路魔的存在了。

更讓人心悸的是,第二位受害者是之前追著設計師盤問的八卦的記者,而他的推測是「設計師因周圍人的嫉妒和期待不堪重負而自己幻想出了道路魔」。

「球棒少年」對他的襲擊,宛如是在高調的證明自己的存在。

講到這里,我想請大家回答一個小問題:就你們的觀感來看,上述對劇情的概括大約涵蓋了幾集的內容?

其實這僅僅只是這部TV動畫第一集的內容。

這部TV動畫所蘊含的信息量遠遠超過了一般的TV動畫,漫畫家出身的今敏,將每一個鏡頭都運用到了極致,

每一個鏡頭都精準的傳達出他想要表達的信息,每看完一集《妄想代理人》,都像是連著看了20多分鐘的漫畫。

如果說,這漫畫一般精煉的鏡頭語言是觀看這部動畫的第一重享受,那麼第二重享受,無疑來源于跟著劇中人物一起探尋真相的思維快感。

調查這起事件的兩位警探——豬狩慶一(左側)和馬庭光弘,在尋找真相的過程中一次又一次陷入了新的疑云中。

「球棒少年」的受害者逐漸增加,而老派的刑警豬狩試圖分析受害者之間的社會關系,試圖通過「確定犯罪動機」的方法找到真兇。

當然,這是徒勞的嘗試,老道的刑警開始懷疑,是不是時代已經變了,在這個糟糕的時代,犯罪本身就已經成為目的。

而他,只是個跟不上時代的老東西。

思維更加開闊的年輕警探馬庭則敏銳的注意到了一件事情:被「球棒少年」襲擊的幾個受害者,在襲擊之前往往深陷苦惱之中,而在襲擊之后這些苦惱消失了。

「球棒少年」反而將受害者從各種各樣的煩惱中解放出來了?面對他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老刑警嗤之以鼻。

正在兩人一籌莫展之際,「球棒少年」的嫌犯——狐冢誠被巡警逮捕。

兩人在審訊這名個子矮小的中學生的時候,發現他是個徹頭徹尾的「中二病」。

他自稱是「圣戰士」——一款流行電子游戲的主人公,而他打倒的,則是附身在那些人身上的「心魔」。

對他這胡言亂語般的供詞,老派刑警自然是全盤否定,然而,他所說的事情與年輕刑警所想不謀而合——「球棒少年」專門挑陷入苦惱的人下手。

年輕刑警從這個少年極度中二的供詞中理解出了重要線索,并且順著這條線索找到了第一起襲擊事件的唯一目擊者:那個拾荒的老婆婆。

從老婆婆口中,他們終于得知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根本就沒什麼「球棒少年」,摔倒在地上的設計師,撿起了一根彎曲的鐵棒,然后把自己打暈了過去。

一切不過是她的自導自演,確實如那個八卦記者所推測的那樣,她只是想從旁人的期待與嫉妒中逃出去而已。

看上去這個事件已經結束了,然而,在中學生嫌犯的后續審問中,他卻說自己其實只襲擊了其中的兩人,另外幾個人,他聲稱自己只是看了報紙的報道才知道其中的具體情況。

按照他們得到的證詞,后續的所有道路魔犯罪,應該都是這個中二病對虛構出的「球棒少年」的模仿犯才對。

老刑警依舊認為這個嫌犯在撒謊,而年輕刑警則更加堅定的認為,「球棒少年」另有其人,并且,他是受到陷入絕境之人的召喚而現身,然后用一記悶棍把當事人從日常中打出來。

因為,這位模仿犯所襲擊的兩人,正是所有受害者中唯二沒有在襲擊發生之前陷入絕境的兩人。

年輕刑警興沖沖的說出自己的推論,換來的只是老刑警的一句「你該休息了」。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則超出了兩人的想象,就連年輕刑警的想象力也未曾達到這種程度。

「球棒少年」憑空出現在了嫌犯的牢房里,用那根彎曲的球棒打死這個模仿犯之后,在他們兩人的眼前,穿墻消失。

除了他們兩人之外,沒人會相信這樣的說辭,警局對外宣布嫌犯自盡,而他們兩人也因此引咎辭職,關于「球棒少年」的案件,也因為嫌犯自盡而結案。

不過,他們兩人是清楚的,真正的犯人依然逍遙法外。年輕刑警也沒有放棄對這個案件的獨力追查,哪怕他已經不是警察,哪怕他面對著超自然的怪物。

「球棒少年」和設計師鷺月子之間究竟有何種關系?他的最終目的是什麼?而年輕的刑警又將如何應對接下來的挑戰?

這些問題,不妨留待讀者親自去探尋,動畫給出的解釋是唯心主義的,這也意味著,不同的觀眾也許會對真相有不同的理解。

接下來,我想說說這部動畫給觀眾帶來的第三重享受——先抑后揚帶來的暢快感。

「球棒少年」的受害者,都是被現代社會逼入絕境的人——受到校園欺凌的學生、被嫉妒與期待包圍的天才、想要和父親斷絕關系的女兒、被人追債的落魄記者…

他們身陷困境,卻缺乏面對困境的勇氣。因此,他們才想通過「被襲擊」這種極端的方法來逃避。

畢竟,「受害者」是最好的保護色,遭遇襲擊之后,他們推卸掉自己應盡的責任、像孩子一樣喊「不是我的錯」,別人也不好意思怪罪。

在這種陰暗的基調下,人性的丑惡面被放在了顯微鏡下。每個人都在逃避著問題,把所有的錯誤歸咎于他人以維持自己可悲的自尊心。

然而,兩位刑警后來所展露的人性光輝,卻蓋過了之前所有的陰霾。

年輕刑警被迫辭職后,為了去調查事件的真相,風餐露宿,日夜奔波,就算被真相折磨到瘋狂也在所不惜。

而老刑警在妻子的開解下,親手打碎了美妙的幻境——他唯一的心理歸宿,然后為了拯救現實世界而戰,哪怕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他的歸宿。

人生在世,不如意十有八九。然而,這并不是我們逃避的理由。

唯有認清這一切之后,再抬起頭來面對這些不如意之事,我們才能做自己的英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