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著藝伎去投河結果自己跑路,為了挽回女朋友把親生父親獻祭,這些日漫裡的「人間之屑」還真多!

加油娜娜酱 2022/09/30 檢舉 我要評論

《神隱少女》大家都看過吧?

故事里有個情節,小編小時候看著沒多大感觸,最近重溫了一遍才發現里面有那麼多的玄機。

小千被湯婆婆收走了名字,原本的「荻野千尋」就只留下一個「千」字。

后來,小千工作后,慢慢忘掉了自己的名字。

白龍警告她說,不能忘,一旦她忘掉了自己的名字,湯婆婆就真正擁有了她。

像白龍自己,就是因為怎麼也想不起自己的名字,所以只能不斷給湯婆婆打工,直到哪天沒用了,就會被湯婆婆當成垃圾一樣扔掉。

小編小時候對這段情節無感,可在工作后才發現,這TM說得不就是現在的社會人嗎?

很多人在走上社會后,都陷入到按部就班的工作里,慢慢忘記了自己,只留下一個個外在的標簽,工人、醫生、律師....

年少輕狂時誰都想仗劍天涯~~,但后來因為工作忙沒去。

那些外在的標簽在不知不覺中有可能都成了自己生命的全部,有時還為一些外在的評價而扭曲自己,到最后可能連「自我」都已經迷失了,找不到當年的自己。

或許你會覺得,即便丟失「自我」也不會怎麼樣,畢竟很多人都是這麼過來的。

「自我」這個東西也沒多重要,頂多也就是過得不怎麼舒服,挺一挺也就過去了。

可是啊,如果你真的這麼想,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人的一生中,最寶貴的東西不是什麼房產、名譽、存款之類的,而是你的「自我」。

當一個人失去自我的時候,往往就是這個人毀滅的開端,從此在「喪」的道路上一路走到黑。

小編是看動漫的,所以今天小編想借幾個動漫人物,和大家聊聊「自我」這個話題。

1.大庭葉藏

先從最慘的聊起吧。

一個喪到極致的人生,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會變成漫畫《人間失格》里的大庭葉藏——

整個故事其實都是在描述,大庭葉藏是怎麼從家境殷實的富二代變成一無所有的loser。

大庭葉藏出生于貴族之家,是家中最受寵愛的小弟,如果說投胎也是一門學問,那他肯定是這方面的大師,一出生就握了一把好牌。

但在之后的人生里,他卻發揮自己驚人的天賦,把滿手的好牌打得稀爛。

先是退學惹父親生氣,被斷絕經濟來源成了流浪漢,后來又跑去和一個妓女跳海,可死到臨頭又沒了勇氣,只有自己活了下來。

再往后的日子,就更加頹廢。

沒有工作、沒有學歷的他,只能用自己英俊臉蛋靠寄生在女人身上生活——

有錢就去買醉,沒錢就去偷女人的東西換錢買醉。

雖然他也不是沒有獲得過幸福,他也曾和某個善良的女孩結婚,想要認真地生活一次,但因為一場意外,他又淪落到更慘的地步。

到了最后,他甚至開始用某些極端方式來逃避痛苦,從此徹底走上了不歸路——

在故事的結局里,大庭葉藏已經不知所蹤,唯一留下的,就只有一張他25歲時的照片。

那里面,是一張毫無生氣的臉——

相信很多小伙伴想破腦袋也不明白。

大庭葉藏明明是個富二代,明明有著大好的人生前途,為什麼最后會變得這麼慘?

尤其是他的本性也不壞,有人甚至都評價,這是一個純真得像神一樣的好孩子啊——

他為什麼會落得如此下場?

小編認為,最核心的原因不在于其品性或能力, 也不在于他運氣不好,甚至也不在于走上了歪路,而在于他想隱藏"真實的自我"。

他一直覺得那個「真實的自我」很丑陋。

大庭葉藏的童年很可悲。

父親是個政治家,他從小就被父親寄予厚望。

只要他讓父親有一點不滿意,父親就嚴厲地苛責他,哪怕是想去玩耍、不愿吃飯等一些小孩的正常行為都會被責怪。

長此以往,大庭葉藏有了一種想法,他認為「真實的自我」是丑陋不堪的,每次在父親面前展現真實的自我就會受到責罵,為了不想再被罵,他的選擇是「隱藏」。

故事里有這樣一個情節,父親有次去外地出差,回來時要給家人帶禮物,父親問葉藏想要什麼,葉藏在父親面前根本不敢說真話,所以就沉默以對——

父親神情有點落寞,葉藏見此卻害怕到晚上睡不著,因為他以為惹父親生氣,又要挨罵了——

于是,他趁夜潛入父親房間,在父親記錄禮物的筆記本上隨便寫上了一個禮物——

他做了這麼多,無非就是想隱藏「真正的自我」,去扮演一個符合父親要求的孩子。

可是,恰恰是這種隱藏給他之后的人生帶來了巨大的悲劇。

作者喬納森•海特曾舉過一個絕妙的例子,說我們的理智就像是騎在大象上的人,有想法有目標,但力量非常羸弱。

而我們心中那個「真實的自我」就像是一頭大象,力大無窮,卻只會憑本能行事。

每個人心中的大象對外界訴求都差不多,比如都想被關注,想被認可,想被別人愛。

這些是最質樸、最本能的需求,如果連這些需求都無法被滿足,那心中的大象就會暴走。

就如同故事里的大庭葉藏,他打小認為自己心中的那頭大象非常丑陋,所以騎象人(理智)告訴他,一定要把大象藏起來。

但他心中的大象也有著正常人的訴求,它不想被藏起來,它也想獲得外界的關注。

大象和騎象人起爭執的結果就是,大庭葉藏把自己扮成了小丑。

無論家里還是學校,他都把自己刻意包裝成一個逗人發笑的小丑。

一方面他既可以用小丑的面具隱藏起真實的自我,另一方面他也可以用小丑的方式來獲取別人的關注。

這確實讓大庭葉藏輕松了一段時間,可是過久之后,他又有了新的痛苦。

因為,別人關注到的是他那張面具,不是真正的他,他心中的那頭大象依然在向四周咆哮「看看我!」

為了逃避這種痛苦,他選擇離家退學去一個別人都不認識自己的地方。

可每當他到一個新的地方,又會不自覺地重復之前的模式,在臉上戴個面具來隱藏真實的自己。

但是,用這種方式無論獲得了什麼,他都覺得這只是面具的功勞,不是他自己的。

等他再次感覺痛苦的時候,又只能繼續逃走。

正如他在故事里描述的——

「自己是個只要在一個地方待久了就會毀了自己的人」

他的人生就是在這樣無盡的內耗中一點點走向毀滅,他永遠想逃離痛苦,但永遠都逃不掉。

大庭葉藏的悲劇在于隱藏那個「丑陋的自我」。

那麼,如果不去隱藏,而是選擇直接與它對抗,那情況會不會更好一點呢?

比如《最底限渣男》里的村井雅彥。

2.村井雅彥

村井雅彥出自漫畫《最底限渣男》——

這個主角,人如其名,是個人渣,外表low、成績差,是班上公認的欺凌對象。

他同樣認為那個「真實的自我」是非常丑陋的,因為周圍的人都告訴他,他就是個差勁的loser。

不過,他的選擇不是隱藏,而是「抗拒」。

雖然他總是被人的欺負,但他根本不承認,自己是班上最底限的人。

哪怕他被同學踩著頭,他都能找到一個處境更悲催的人來給自己找點心理安慰,看,這里還有一個比我更差勁的人哦。

雖然他自己沒什麼地位,但他卻能從其他地位更低的人身上找到一點優越感。

可如果某天,那個人的地位突然超過自己了呢?

比如,那個人一下找到了女朋友,成了班級的中心人物。

村井雅彥一下就坐不住了,現在他是真正的最底層了,他只想趕緊找到一個女票,擺脫這種情況。

哪怕,他找的女票是個怪物。

村井雅彥還真的遇到了一個漂亮妹子,而且妹子居然還答應當他的女朋友——

只不過,這個妹子的真身是吃人的怪物,她把人吃掉后,會創造一個新的怪物去取代原來的人。

而新怪物有著原來那個人的外表與記憶,她們是通過這種方式在人間偷偷繁衍。

妹子確實同意成為村井雅彥的女票,并幫他獲得關注,不過條件是村井雅彥每周三都要帶一個人去給她吃——

面對這麼恐怖的怪物,你猜這個男主是怎麼做的呢?是趕緊跑路?還是把怪物的事告訴別人?

都沒有。

村井雅彥唯一關心的,就是自己不要成為班級上的最底層,為了這個目標,他寧可找人去祭獻給怪物。

可惜啊,一步錯,步步錯。

他這種「不承認」,反而給他帶來了更大的悲劇。

當他答應這個條件后,地獄之門就向他敞開了。

最開始他祭獻的還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人,但后來妹子的胃口越來越大,逐漸要求他祭獻他的同學、他的朋友、甚至是對他有好感的女生。

到了最后,連唯一在乎他的老爸都被他祭獻給了怪物。

他越是不想承認自己是差勁的人渣,他采取的行為卻越是證明他就是人渣無疑。

當班上的所有同學都被他變成怪物后,他在這群怪物中,成了名副其實的「最低限渣男」。

村井雅彥的悲劇在于他一直試圖對抗心中的那頭大象。

大象確實是知道自己很丑陋,可騎象人卻想抗拒這點,他用盡了手段去抗爭。

最后的結果是那頭大象把騎象人扯翻在地,踏上四條象腿,還在他身上蹦了幾下。

村井雅彥,完敗。

隱藏不行,對抗也是失敗。

那麼,如果把腦洞開大一點,要是有個人擁有足夠強的意志,能讓騎象人完全擊敗心中的大象,那這樣的人生總該會好一點吧。

比如衛宮切嗣和衛宮士郎。

3.衛宮切嗣和衛宮士郎

鑒于《fate》中的這兩位情況有點相似,所以就一并說了吧。

這兩位仁兄的意志力可以說是突破了天際,他們何止是擊敗了心中的大象,簡直是把那頭大象給烤了,他們的人生中只有理智(騎象人)在主導一切。

像是衛宮切嗣——

他一生都在追求正義,對正義的執念超過了一切,雖然他本性善良,也像個普通人一樣有著七情六欲,但卻抱有「殺掉任何一個人」的覺悟。

他的行為原則永遠是為了拯救更多數而拋棄更少數,即便,那少數人中有自己最親近的人。

在小時候,他就親手殺了與自己朝夕相處的父親,只因為父親是到處散布災禍的邪道魔術師。

而后他被傭兵娜塔莉亞收養,切嗣從小就沒有母親,他把娜塔莉亞當成母親一樣看待。

可在一次意外中,他又親手用火箭彈將載著養母的飛機擊落,只因為上面布滿了致命的病毒,一旦飛機落地會對世間造成更大的危害。

再之后,他成家了,娶妻生子,生活很幸福——

可是,他明知道只要參加圣杯戰爭,無論勝負如何,他的妻子一定會死,但他還是選擇了參加,只因為圣杯可以讓他實現自己的終極正義。

做了這一切,他的良心難道不會痛嗎?

當然會痛,他也是正常人,他心中的大象也有著正常的情感訴求,會去愛別人,也能感受到別人的愛。

他愛自己的父母,也愛自己的家庭。

只是,他的騎象人實在是厲害,大象再怎麼反抗,騎象人總能把冷靜地把大象都扳回到他所執著的道路上。

他是一邊任由自己流著淚,一邊絲毫不亂地殺死自己的摯愛,以此來實現拯救多數人的正義。

還有衛宮士郎,他也同樣傳承了父親的衣缽。

雖然fate本篇故事開始時,他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不像他養父衛宮切嗣那樣有非比尋常的經歷,但其實有很多細節與伏筆,都顯示出這個人同樣不簡單。

比如他的魔術鍛煉。

在原著游戲的開頭,描述了好幾次衛宮士郎私下鍛煉魔術的情況。

由于切嗣的早死,并沒有來得及教給衛宮士郎正確的魔術鍛煉方法,所以他的鍛煉方式非常原始,也非常的危險。

在游戲第三章中,小櫻透露她曾偷看過他的鍛煉,說那簡直是像在用刀子一點一點刺進自己的喉嚨,那是置身地獄的痛苦。

但衛宮士郎卻將這種常人難受忍受的鍛煉堅持了五年之久,整整1800個日夜,每天都要殺掉自己一次,而且在鍛煉完后還能像正常人一樣去學習生活。

他每次鍛煉的時候,痛苦和恐怖都會折磨他,但他卻能僅憑意志就能無視心中大象的哀嚎,全力以赴去做自己的事,這種非凡的意志力簡直難以想象。

也正是這種意志,才在日后讓他以凡人之軀成就英靈之位。

這兩位仁兄的騎象人都是如此的強大,可是,他們之后的人生幸福嗎?

答案是,非常的不幸。

衛宮切嗣的人生就無須多言,在《fate/zero》的結局里,他所有的親人都已離他而去,父母、妻子、女兒。

就連苦苦追求了一生的夢想也在黑圣杯中成了泡影,只剩下如同殘骸一般的他,在圣杯戰爭結束后的廢墟里游蕩。

而衛宮士郎的結局其實也差不多,在人生的盡頭,他為拯救更多人,與世界定下契約變成了英靈紅a。

而紅a也向saber郎述說他的過去,他也曾有朋友,也曾有愛人,但為了追求正義,他把這一切都拋棄了,在最后,也是被自己曾救過的人送上了絞首架。

雖然這些經歷很慘痛,可更慘痛的是,他拋棄一切所追求的理想,在他成為英靈后也被證明完全不可行,紅a也自嘲道:「真是小丑一般的人生」

他們為什麼會如此悲慘?

其實想想也不難理解,他們對自己都能這麼殘忍,那對別人更不用說。

他們能冷酷無情地殺掉少數人來拯救多數人,被拯救的人心里也清楚,一旦哪天自己成了少數人,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干掉自己。

這樣的人,太恐怖。

在五戰時,Saber也曾評價衛宮切嗣,說這個人不像活人,簡直就是個機器。

這樣的人身上已經失去了人味,他們也曾像普通人一樣,有過友情、親情、愛情,這些原本都是心中大象的正常訴求,但都被他們自己親手抹殺掉了。

在最后,他們也只能在無盡的地獄中徘徊。

4.該怎麼辦?

這個話題說來說去,好像變成了一個無解的難題。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頭大象,那頭大象總會有一些丑陋不堪的地方,人人都如此,誰敢保證自己心中從沒出現過一些齷齪的念頭呢?

但偏偏這頭大象不能隱藏,不能對抗,甚至也不能抹殺,那到底該拿它怎麼辦?

其實,答案很簡單。

只要你接受它就好。

不是去隱藏,不是去對抗,更不是去抹殺,而是大方地承認它、接受它。

每個人都是正常人,心中都有會不堪和不完美之處,當你大方承認自己就是不完美的時候,往往就不會去消耗那麼多精力去與它對抗。

如果你有過牙疼的經歷,或許就能理解。

牙疼真的是很難忍受,可你越反感它、越抗拒它,往往就覺得越疼,最后整個大腦都被這種疼痛感所劫持。

不過,當你接受這種痛苦的時候,情況就不一樣了。

接受它,然后試著不去過分關注它,不要理會它,和它保持一定距離,當你做到后,疼痛感雖然還存在,但現在的你不會被這種感情所制約。

人的心其實像一座火車站,來來往往的念頭,就像車站里來去自由的火車,你最終只能選擇一輛火車登上去,把這個念頭付諸于行動。

不要學大庭葉藏,火車明明來了,卻硬要說它沒來,大家不是瞎子。

也不要學村井雅彥,把火車站的門堵上,不讓其他火車開進來,那沒用。

更不要去學衛宮父子,直接把其他火車都炸了,那太極端,會把別人都嚇跑。

最好的辦法,是先問清楚自己,到底哪一輛火車是你最想上的。

捫心自問,你到底想成為怎樣的人?是墮落?是上進?是沉迷?是超脫?

選中你自己最想上的火車,然后乘上它,至于其他的火車,你可以看著它們進站,然后看著它們開走。

接納自己的所有不堪,然后成為你最想成為的自己。

這,才是最理想的狀態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