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頂級的縫合怪,任何人沒看這9.0科幻黑馬我都會傷心的!

加油娜娜酱 2022/10/28 檢舉 我要評論

朋友們,最近ACG圈可真叫一個風起云涌。

各種高能、黑馬、神作,輪番上陣,給人一種「出門沒路走,遍地是王炸」的錯覺。

其中,有一部被贊為「年度科幻神作穩了」的動畫劇集,早在9月就上了線。

它只有8集,但每集有40分鐘——幾乎是一集真人影視劇的體量;

不過體量更驚人的是它的科幻成分,多到令觀影門檻都有點高的程度。

但小伙伴們也不用害怕,這不還有小編呢嘛(莫名的自信)。

所以今天給大家上的大菜就是——

01 9.0的《萬神殿》

《萬神殿》,9月1日上線至今,評分網站僅有兩萬余觀眾打分;

隔壁的《賽博朋克:邊緣行者》晚上線整整兩周,已經有近十萬觀眾打分了。

造成這樣蕭索的景觀,它片名取得太塑料決計是要領走一份「功勞」的。

近幾年被市場荼毒,讓「萬神殿」這個名字聽起來就像是修仙玄幻后宮文的書名,動畫則是書改動畫(其實萬神殿是古羅馬一座非常著名的建筑)。

這直接導致小編此前直接跳過先行播出的它,轉頭就去期待《賽博朋克:邊緣行者》了...

但事實上,《萬神殿》是一部被小覷了的、非常有料的動畫。它被AMC電視台放在黃金檔播出,待遇媲美它同時期播放的王牌影視劇。

從數據看,它IMDb評分8.1,爛番茄新鮮度100%,爆米花指數86%,口碑和《賽博朋克2077》不相上下,表現不俗。

從班底看,《降世神通》的導演梅爾基奧爾·祖耶(Melchior Zwyer)執導,《三體》的英文翻譯,世界第一位同時斬獲雨果獎、星云獎、世界奇幻獎的作家劉宇昆擔綱編劇。

再從故事看,《萬神殿》是圍繞著一個智能概念及開發出來的技術——上載智能(Uploaded Intelligence)來講述。

首季的故事是三線并行。

第一條線是《黑客帝國》篇——女主麥蒂和母親埃倫的故事。

兩年前,埃倫的丈夫、麥蒂的父親大衛因病過世,陷入悲傷的母女搬了家,麥蒂也轉學去了新學校。

然而在學校,她過得并不快樂,有一個小團體常常霸凌她,通過電子郵件等對她進行不堪入目的羞辱。

可一個晚上,麥蒂在大衛留給她電腦上收到一封匿名加密通信,對方只用emoji表情跟她進行溝通。

在聊天中,對方好像知道些什麼,發了一個表情意為會為她遮風擋雨。麥蒂此時還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誰知第二天,學校常常欺負她的小團體因為內部秘密被泄露,莫名發生內訌而解散。隨后,麥蒂才知道這些都是當晚那個神秘的黑客操作的。

麥蒂和黑客常有聯絡,不過偶然間卻被埃倫知道了。

擔心女兒和陌生網友走得太近,于是立刻干預了兩人的交流,質問陌生黑客接近麥蒂有什麼企圖。

可令埃倫陷入震驚的是,對方卻說出了當初大衛和她定情時表白的詩句......對面那個人竟然有著離世大衛的記憶?!

就在此時,第二條線隨之而來,是發生在男主角凱斯賓及其家庭的故事。

上面說到,埃倫發現電腦對面坐著的神秘人像極了兩年前逝世的大衛,于是向一個貌似對大衛生前諸事也知情的人打了一個電話。

偷聽到全部內容的麥蒂,懷疑父親生前曾參與實驗項目的公司「Logorhythms(字符律動)」欺騙了他們,事實上父親被他們用某種手段藏起來了。

麥蒂將這條求助信息發布到暗網上,引起了凱斯賓的注意。

凱斯賓,麥蒂不相識的校友,他有非常聰明的頭腦,同學還在學高中課程,他卻已經精通微積分甚至編程,上課不認真也能對數學問題對答如流,下了課他就躲進自己的房間研究黑科技。

然而,這樣的學霸天才,性格卻有些沉郁孤僻。

他的處境和麥蒂相似,性格只是有些沉默,被學校的人謠傳是一個可怕的暴力狂,漸漸被別人孤立。

凱斯賓的性格受到其家庭非常大的影響。

在這個家庭里,他的父親是一個有DV傾向的程序員,強勢過問他的學業,與母親吵架是日常,單方面毆打是偶爾飯桌上的「大菜」,確認過眼神是行走的人渣了。

但是畫面一轉,在凱斯賓淡漠地轉身后,他的母親總會露出奇怪的笑容,甚至和父親在地下車庫談笑風生......這一切是在演戲?!

另一條線在這兩條線的對比下顯得反而還簡單了些,是一個智能技術工程師的故事。

錢達,印度某大廠專門鉆研大腦掃描上傳技術的工程師。

某天他和幾個合作商談起了「上載智能」的生意——顯然這是背著他老板進行的。然而飯局散場的他坐錯了車,乘上了一輛受雇于他老板的「黑車」。他就這樣被綁到了他老板面前。

意料之中的,疑似被挖墻腳的錢達被老板給真正意義上的削了——他的顱頂被切開,小心翼翼保存完好的大腦,一層一層地被他自己研發的機器剝開并「上傳」到某個云端。

至此,「復生」的父親、角色扮演的家庭、大腦被上傳的綁架,這三條線的指針交匯于一個關鍵詞:

上載智能。

02  《黑客帝國》+《楚門的世界》 

上載智能,是個能將人的大腦,通過某種技術上傳至云端儲存的科技。

其中可上傳的就包括大腦的記憶、各項機能以及儲存的情感,這種科技足以讓一個人脫離其肉體,得以在一個數據世界當中實現永生。

但這一腦洞其實并不新鮮。

早在2020年亞馬遜就出品過一個科幻美劇《上載新生》。

它的世界觀設定在距離我們這一代很近的2033年,某個科技公司,技術已經先進到可以把將要去世的人「上傳」到虛擬空間中,實現其安享晚年的夢想。

坦白說,《萬神殿》玩的也是這一套,但是卻沒有止步于這一套。

它向前多邁出了一步,討論的是如果「上載智能」這種科學科技真實出現,現存的世界及人們的生活會經歷怎樣的沖擊。

這又要回到剛剛那三條故事線。

如果是對科幻非常有興趣的朋友,想必在上一部分就會發現:

女主角的故事線像是《黑客帝國》的開端,男主角的故事線像是《楚門的世界》的發展,而工程師錢達的故事線則是《打工人的逆襲》(并沒有這部影視作品)。

錢達雖然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物,但是只從第一季看,顯然女主角和男主角這兩條線更加重要,起著對整個系列的背景鋪墊的作用。

女主麥蒂的父親大衛,本是一位善良而專業過硬的科學家,在和妻子埃倫結婚之初,就曾聽身為字符律動公司創始人之一的好友提過「上載智能」。

(從左至右)埃倫、大衛夫婦,字符律動創始人之一

女兒出生后,大衛為了家庭并不愿意投身到「上載智能」的實驗當中,直到他身患重病。

迫切地想要留在妻女身邊的他,最終依然選擇加入實驗,即便失敗,也是死于科學之上。

同樣的事情還發生在另一位女性角色——勞拉的身上。

勞拉,不是什麼科學家,也不是什麼工程師,她是用大腦征服華爾街的女人,簡單來說就是把股票玩弄于股掌之間的女強人。

在她31歲被基金公司任命為交易組長去慶祝的路上,出了一場非常嚴重的交通事故,雖然仍陷入昏迷中,但基本等同于廢了。

字符律動公司對她老公使用了和給大衛家人一樣說法:上傳大腦至云端,成功的話意識會永遠存在于數據中陪伴你。

然后不出意外地,大衛和勞拉的大腦全部都上傳失敗。

不過真相是,他們天才般的大腦,被字符律動公司鎖進了主機,以此永無休止地幫公司計算和工作。

所以「上載智能」花里胡哨的美好藍圖下,本質依然是實現某少數人對多數人的剝削的手段,這有悖倫理與人文。

即使是另一頭的男主凱斯賓也一樣。

他在這麼多年的生活中,總認為自己的生活像是某種夢幻泡影,即使比起美夢更像是噩夢的家庭,也讓他有一種不真實感。

果然,他的人生就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

他是字符律動公司創始人史蒂芬的克隆人,他的家庭也是克隆家庭。

幕后策劃者為他安排了一對父母,完全復刻史蒂芬的悲慘家庭,這期間,他的一切行為、接觸對象都受到公司的全面監控。

公司的目的,就是將凱斯賓引導成與逝世的史蒂芬一模一樣的人。

字符律動公司 創始人

他們的意圖是什麼,不言而喻。

只不過,這一切的構想,都被他們無休止的貪婪給推向了失控的局面。

03  最偉大的理想 ,最瘋狂的惡行  

在科幻片中,科技從AI級進化至UI級,人物的野心從打造出理想的神明,進化到創世。

在《萬神殿》里,「神」象征的是每一個超人類體,即UI們。

大衛擁有可以解決自動化算法的高級工程師,勞拉可以更輕松自如地控制自己的代碼,錢達對整個UI設計的架構內容等都更加熟悉。

這三人在第一季的后期幾乎成為了UI領域的無上神,自由操控數據、代碼、系統甚至云端,乃至可以在虛擬空間中創造世界。

他們某種意義上甚至真的「永生」了,這不就是古羅馬所供奉著的奧林匹亞山上諸神嗎?

史蒂芬在動畫中說,自己建立UI的初衷是想建立一個「沒有貧富,沒有疾病,沒有資源匱乏的烏托邦」。

這段在劇中如始作俑者一般的理念,與史蒂芬死后UI的超前發展形成了對比,像是在諷刺:

造神,最偉大的理想,往往制造最瘋狂的惡行。

理想來源于人類。

其實在動畫里,想永生以陪伴家人的「大衛」最后和埃倫在虛擬空間里分了手,麥蒂甚至想刪掉他的數據;而UI「錢達」最后發現自己依然是個「掛掉的人」的事實。

他們以某種有極大漏洞的非常狀態永生了,可他們依舊質疑自己的身份,不能觸碰、擁抱、親吻他人的自己,還能稱之為人嗎?

所以,科技的發展究竟是為了什麼呢?當貪念與野心不再可控,人還有權利自由選擇作為一個人嗎?

優秀的科幻作品大概就是如此。

它們啟迪人心。

它們震懾貪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