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黃漫的結局令人暖心?《成為奪心魔的必要》:請你喝薑母茶~

加油娜娜酱 2022/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開始前,我先放一個東方仗助在這里,如果你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那我先賣個關子,一會兒再解釋。

要說人類的「藝術」創造史上,最套路化的東西是什麼,那黃漫和AV劇情絕對是有力競爭者。大部分黃漫的劇情,已經在沒有組織的情況下,自發性形成了一道流水線。

而有另一種漫畫,你可能看過,就是專門 逆這種黃漫套路而行的。在這些漫畫的開頭,你總是會有即將進入本子的既視感。但突然,劇情會一個急剎車, 甩開道德失控邊緣的套路,變成治愈人心的結局

漫畫雖黃,背后的故事卻令人暖心,不是開玩笑。

比如台灣漫畫家賴惟智的《成為奪心魔的必要》。這部漫畫初期,就常常出現那種明明是黃漫展開,卻迅速變成治愈系的發展。例如其開篇話,一開始看著還像標準的地牢綁架劇情:戰敗的女勇者被奪心魔綁架,強迫灌下媚藥。

但實際上,那只是奪心魔在喂她喝暖身子的薑母茶,隨后就將女勇士趕出地牢,還附贈了一身棉襖。

這類劇情在漫畫初期隨處可見:奪心魔看似在用念力撕扯女法師長裙,實際上是在幫她避開陷阱;奪心魔看似在用觸手綁住一個女戰士,其實是在用觸手幫她做特制皮甲。

后來,《成為奪心魔的必要》走上了正規連載的道路,這類黃漫套路開頭的劇情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奪心魔用中央空調般的暖意,將各種黑暗作品的套路都變成了治愈系,逐漸建起一個沒有血緣的小家庭。

這類漫畫有很多, 可以說現在的黃漫有多少種套路,對應的就有多少種這類漫畫

比如對于催眠系作品,你可以看到下面這樣的反制漫畫。而且它還透著股莫名的真實感:誰說肥宅對蘿莉就一定心懷不軌?要說真正的催眠,可能反而是這些老把變態和肥宅綁定的設定,催眠得社會主流都開始覺得這類人真容易出色狼。

換成NTR,就有《親密夫婦之間的紀念品》。這部作品里,每一話的開頭都像哪家的妻子又被黃毛脅迫了,到結尾,又發現原來只是夫妻在烹飪狗糧時造成了誤會。

如果是精靈和獸人/哥布林的題材,那就更多了。我甚至懷疑在這個題材里,反套路的漫畫,數量已經要超過古舊的獸人欺凌女精靈本。現在,到處都是暖心向的獸人和女精靈治愈漫。

哪怕是魅魔誘惑這種小分類,都有《社畜女夢魔的故事》這樣的反套路漫畫。它的每一話前半段依舊像這類黃漫的固定套路,但后半段總能一腳剎車,把觀眾送進戀愛劇院。

而且它反套路的方式還不一般:男女主互相吸引,除了戀愛漫常見的亞撒西套路外,還有個重要原因:他們都是被壓迫的社畜。魅魔被逼迫每天榨取受害者,男主被逼迫每天加班,所以他們在生活的壓榨中找到了共情——明明是治愈系,硬生生看得人像被捅了一刀。

總之,任何你不喜歡的黃漫套路,都肯定存在一個逆其而行的治愈世界。

好,現在,我們得說一下文章開頭的東方仗助了。

「我先放一個東方仗助在這里」其實是黃漫的一個著名梗。東方仗助是漫畫JOJO中的角色,他有一種能「還原物體」的超能力(替身),你可以粗略把他理解成一個能讓人還原到受傷前狀態的奶媽。

要發動這種能力,東方仗助就需要召喚出他那叫做「瘋狂鉆石」的替身,然后對著要還原的東西一頓歐拉(痛打)。 憑借這個能力,東方仗助成了重口味黃漫界的救世主。

東方仗助遇上性暴力,只有一種行事準則:那就是借著玩家的改圖,突然出現在那些讓人于心不忍的黃漫片段中,對被傷害的女人發動瘋狂鉆石的能力一頓歐拉,將她們變回被蹂躪前的模樣。

這同樣是一種反轉黃漫套路的方式。不同的是,之前我們列舉的那些漫畫,好歹在反轉時還遵循某種邏輯;但到了東方仗助這里,反轉粗暴直接,他只需要對著罪惡的場面一頓暴打,就能硬生生終結悲劇。

為了安全,就不拿黃漫改圖舉例了

任何經過瘋狂鉆石洗禮的殘酷悲劇,都變成了教科書級的治愈大團圓。而且由于其過程十分突兀,過于歐拉,導致判斷情節合理性的標尺和第四面墻一起塌了,看多了以后,你甚至感覺這才是真正合理的劇本。

東方仗助最著名的戰役,就是他逆轉臭名昭著的黃漫《變身》。

《變身》說了個讓人于心不忍的故事,一個少女因為內向且不會打扮不受歡迎,決定嘗試走辣妹路線。但很快,涉世不深的她就被引誘和強迫,墮入了藥物和性暴力的地獄。最后,在她臨死前,戴上了內向時常戴的黑框眼鏡,幻想一切又回到了最初。

《夢之安魂曲》的過程+《潘神的迷宮》的結尾

這個漫畫讓無數讀者大呼破防,以至于女主標志性的麻花辮造型,都能觸發一群人的PTSD。于是,有人便給這本漫畫做了個東方仗助的改圖,讓他修復(打爆)漫畫的結局。那之后,東方仗助就一直游走于重口黃漫的海洋里,宛如留在地獄的毀滅戰士。

中間省略

不要覺得作者真想警示世人,根據《變身》的后記,他只是單純喜歡畫這類題材而已。

所以當有人在網上聊天時,突然掏出一部重口黃漫,你就可以放一個東方仗助出來。潛台詞就是:「我不管你要掏出來什麼玩意,但只要那東西在道德邊緣蹦迪,我就把它歐拉整整三頁紙,直到它鼻青臉腫,變得和兒童節一樣快樂。」

其實,從這些反套路漫畫,一直到東方仗助的改圖,我們都能隱約摸到一種共性: 戲謔的表面之下,藏著一種厭倦和不滿;這種不滿不是針對「黃漫」的,而是它其中更深的某物。

有個一直被討論的問題是:重口黃漫在道德上到底有錯嗎?

其實黃漫中,純愛題材應該是比重口題材多的。但因為后者的話題性太高,且容易產生個人漢化,漢化者基于個人口味的選擇性翻譯又會影響曝光率,讓人產生了重口題材多過純愛的錯覺。

這個問題實在是太難得出結論了。它很容易被和「暴力游戲電影」這種話題扯到一塊,其實兩者差別很大。一個明顯區別就是,哪怕像GTA這種聚焦于犯罪的游戲,實際上也能看到對暴力和罪惡的反思,不然為什麼《GTA5》的結局有2/3都是相殺。

《黑手黨》系列同樣如此

影視作品就更不用說了,歷史上出色的黑幫電影,實際上從來沒有真正站在他們的角度說故事,而是以一種旁觀者的視角,直視一群人的罪惡、輝煌、人性和暴力。

《教父3》的悲劇性收尾

但是在黃漫里,情況變了,很多東西確實非常扭曲,而且毫無反思批判色彩。一些道德蹦迪的元素總是以高頻率出現,以至于大家甚至有點「習以為常」。

先打住一下,這篇文章肯定不是為了批判黃漫,不然就太膚淺虛偽了。我們先把這些東西的過錯放在一旁,說一下無法否認的事實:很多人確實難以忍受黃漫中頻繁出現的出格元素。

而這些反套路的漫畫和改圖,可能就是一部分人,條件反射般表達不滿的方式。

這就有點問題了,因為實際上,我覺得 這些改圖的人,其實應該是黃漫的受眾才對。那所謂「黃漫的受眾」到底是誰呢——其實就是正常人。

在《成為奪心魔的必要》中,被反套路化處理的不止有黃漫,可以看出作者把性暴力和女巫審判、邪教等放在了同一個「反轉前置」上。仔細一想,會發現它們確實是類似性質的東西,可這種地牢捆綁的強迫元素,在黃漫里是很常見的。

鎖鏈、囚禁、強迫受孕……不覺得搬入現實,它們就 很像某些讓人熟悉到毛骨悚然的事嗎?

潛意識里,人們希望那些毛骨悚然事件里的人能獲得幸福生活,于是漫畫里,奪心魔給了女勇者熱茶和外衣。

為何《變身》是一部讓無數人破防的作品?一個重要原因就是, 它雖然虛幻,同時又異常現實。而且,和很多現實一樣,這個悲劇是由主人公自愿淪落和整個環境的強迫促成的,從校園冷暴力,到正義的缺失,乃至人類對虛榮的追捧;所有人都是兇手,我們甚至找不到一個打倒后就能化解悲劇的罪魁禍首。

所以網友派東方仗助去把漫畫歐拉了一頓。東方仗助的拳頭是朝向虛空的拳頭,他治愈受害者;不像承太郎的拳頭,總是怒而朝向惡人。我們「找不到」惡人,這份朝向虛空的怒火,只能化作東方仗助高喊出來的歐拉。

這種無力感,加上現實投下的陰影,讓有人半調侃地做出了這份改圖。 很多梗不需要帶腦子去看,但一旦帶上腦子去觀察,它們就變得沒那麼好笑了。

至于精靈和獸人的套路,更是能在細想后迅速變味。常見的精靈與獸人本,背景時常是戰爭,而精靈就是戰敗/被俘的一方,整個套路只需四個字概括:燒殺擄掠。

在很多古代(或是一點也不古的時代)文明里,這樣的事不止是常見。燒殺擄掠甚至成了一種驅動軍隊、安撫軍心,平穩軍隊騷亂的方式,不是不做,而是該做到什麼度。

阿伽門儂不會為海倫攻打特洛伊,但士兵會為了搶到自己的海倫燒盡特洛伊。

如果你喜歡研究非洲和拉美的近代史,這種事應該會讓你熟悉

所以有趣的是,在反精靈與獸人套路的漫畫里,我們時常能看到一個明確的和平背景。 與其說是反這個套路,不如說是反戰爭

這些東西,可能都不是作者有意放進去的,沒準就是快要變成我們基因里的東西,每當創作時,就會自然而然變成設定飛出來。

夸張一點來說,我們甚至可以把這些反套路的處理,看作是人潛意識的反抗行為,反抗那些在人類歷史上不斷出現,似乎永不消亡的暴行。

但黃漫不是罪人,我不相信人會照著它們做, 反而是那些讓它們誕生的東西更讓人不安。而這些反套路漫畫中的另一類,又追溯出了這些扭曲元素出現的緣由。

為何總是黃漫?

暴行常出現在某物匱乏后,在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上,性是被和呼吸、睡眠與食物一齊分在最底層的。絕食使人發瘋,絕掉其他東西,自然也不會有好結果。

都是些老生常談,但確實能一定程度解釋這些反轉漫畫:有相當一部分人需要的只是正常的生理行為,人的欲望本就千奇百怪,只要別踩雷施暴,玩很大也無妨;但它被壓抑后,造成的扭曲就不同了。

于是就陷入了這樣的一個困境:人們感到自己的欲望被壓抑,只能去黃漫中尋找釋放;誰知去了以后,看到的卻是海量同樣由壓抑造就的扭曲題材。

西歐中世紀的性壓抑,鼓勵人只在準備生育時行房,但實際上,當時哪怕有些教會也混亂不堪。

無辜路人不幸看到《變身》、純愛戰士誤入牛頭人聚會,說的就是這種情況了。

這種扭曲,引發的除了對暴行的興致,還有價值觀的坍塌。《社畜女夢魔的故事》其實就是在反抗一種黃漫里常見的價值觀: 完全無愛參與的欲。魅魔的誘惑是純粹目的性的,這種以性為誘餌的魅惑,毀掉了一眾男女。

不就是渣男渣女,還有婚姻交易導致悲劇的故事麼。

這類反黃漫套路的作品中,有一部比較有代表性,但它本身就常打擦邊球。而這漫畫有個耐人尋味的名字,叫《其實世界很溫柔》。

這個標題和作品的尺度,不就表達了這些漫畫和改圖背后的渴望嗎?人們想要的其實非常簡單,就是 對暴行的反制,以及健康的愛戀而已

如此簡單,卻又被現實變得如此復雜和遙不可及。于是它們終究只能停在一些戲謔的筆畫中。

「簡單」的渴望無法觸及,我們只擁有對初開情竇的壓制;跨過門檻,轉頭就是中年,眼前又變成被彩禮金錢腐化的婚姻。就好像窮其一生,我們就是難以擁抱那份最基礎的愛欲。所以孤獨成了一種共性,在我們之中傳染蔓延,不斷變異。

于是一切都在反噬,一頭栽入向著極端發展的黃漫之海中:假如釋放被壓制,那就反向釋放,直到它擴大成變態的爆發;假如愛欲被功利化,那就讓愛徹底祛魅,淪為商品和工具……直到它們也終于迎來自己的反噬。

人間混亂,LSP的天堂,終究難以降臨。

世界在割裂,一邊是重口味黃漫,一邊是矯枉過正的戒色吧老哥和女拳斗士。而那些反套路的漫畫,就像雙腿跨越在中間的少數,試圖保持平衡。

可這小小的平衡,依舊微弱無力。溫馨的筆觸過后,罵戰繼續、隔閡不散。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