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少女JK在高達上搞百合時,我們到底在期待什麼?

漫酱~ 2022/09/18 檢舉 我要評論

前幾天,萬代旗下高達IP的最新TV動畫《機動戰士高達:水星的魔女》發布了第一版正式PV,里面展示了許多登場人物,相當碎片又信息量極大的劇情剪輯吊足了人們的胃口。

這大概是我今年最期待的原創動畫了。

如果聊到今年的原創動畫,我想肯定離不開7月新番中討論熱度非常高的「吻」和「蒜」,人們總能從各種奇怪的細節中推斷出「吻必秒蒜」「蒜必秒吻」的結論,在每周24分鐘的短暫快樂結束后,又會陷入長達7天的,懷揣著3分期待7分忐忑的戒斷反應中,這是漫改/輕小說改/游戲改動畫所不能賦予觀眾的奇妙體驗。

而且你會發現,相比于劇情本身,人們更喜歡傳播吻和蒜中「JK踢屁股」「美少女拉屎」「X上凃毒」等等充滿了討論度的梗。

這大概是當下幾乎所有原創動畫都在走的一條路——原創動畫很難靠著細水長流的鋪墊劇情贏得觀眾的喝彩,因為一部原創動畫開播時的熱度幾乎就能夠決定它的上限,這類動畫往往會在開播之初(甚至之前),就甩出一些或是相當重磅的或是刻意迎合討好觀眾的噱頭,至于看到最后會不會收獲吃*的體驗,我想現在還在堅持看原創動畫的觀眾應該不會太過在意了。

現在看來,《水星的魔女》也是這樣一部充滿了噱頭的作品。

不管是充滿了刻板印象的天然呆、擅長直球進攻的、被許多觀眾調侃長得像貍貓的女主角斯萊塔·墨丘利,「白長直」冷傲女二號,米奧莉奈·倫布蘭,非常典型的雙女主、(高達版)的學院和JK還有大家最喜聞樂見的百合段子。

亦或是在前段時間第0集前日譚發布后,「主角在4歲就能開著高達削人棍」的梗也開始在一部分高達觀眾/膠佬間流傳。

這部由日升制作,小林寬監督,大河內一樓負責劇本的高達正統作品,從一開始就沒有像傳統高達作品那樣上來就展示機動戰士之間的大戰,或是以男女主角間的情感糾葛切入主題,而是很適時地抓住了「美少女」「JK」「搞百合」等等互聯網上相當熱門的「流量密碼」。

動畫還沒開始播放,兩位女主角之間卻誕生了許多互動的二創  更有意思的是,從前不久發布的正式PV中我們還能了解到——《水星的魔女》的第一首OP《祝福》將會由音樂組合「YOASOBI」演唱。

或許只聽名字,你對于主打「將小說音樂化」的組合「YOASOBI」并沒有特別印象。

組合的第一個單曲《夜に駆ける》憑借輕快又洗腦的旋律在網絡上爆紅——在日本的音樂流媒體平台Billboard JAPAN上播放過億的歌曲只有不到30首,《夜に駆ける》便是其中之一,這首曲子在綜合榜上也取得連續3周第一的好成績。

那麼當下的「YOASOBI」到底有多流行?

《三原色》《大正浪漫》《ラブレター(情書)》...這個組合的不少歌曲在發布后,很快就會成為全世界抖音短視訊中的BGM,從而輻射到更多的Z世代用戶群體中,而對于更核心的老二次元來,也肯定刷到過許多張伴隨著樂隊女主唱ikura獨特的高音和天青色濾鏡下男人/女人張嘴閉眼的鬼畜表情包,《群青》也是這個組合的代表曲。

高漲的人氣也讓「YOASOBI」將業務拓展到了廣告曲、動漫OP/ED等等領域,和《BEASTARS》第二季、日本電信運營商Docomo都進行了深度合作,這一次為《高達》獻聲,想必也能夠幫助高達開辟新的賽道。

「YOASOBI」的熱度也讓評論區開始引發了群魔亂舞  當然了,拋開許多吸引圈外人的噱頭不談,作為從2017年《鐵血孤兒》完結5年后的正經TV續作,老觀眾應該也能能在《水星的魔女》中,感受到《高達》依然熟練地拿捏著永恒不變的主題——反對戰爭。

好比是在前日譚中。

那時候的人類已經研發出可以將人的意識和AI相連接,并獲得輔助強化的GUND 系統,本來計劃被運用在制造機械義肢、幫助殘障人等等醫療領域中,而這項技術最終在「制造殘障人」的軍事領域上被廣泛應用,甚至還有民間公司瓦納迪斯研究所和奧克斯地球公司在暗中聯合開發以AI為主導,戰斗能力更強的機動戰士「GUND-ARM」。

這也是地球的機動戰士評議會盯上了「GUND-ARM」的直接原因。

一方面,研究真正的人工智能在那個時代依然違背倫理道德,另一方面,也有武斗派的將官認為這種不由士兵自我意識操控的戰爭有違戰爭本意。最終這場鬧劇以瓦納迪斯研究所被秘密清洗而告終,而彼時不過4歲的女主角斯萊塔在高達和AI「帕梅特」的幫助下,成功沖破包圍網,下落不明。

沒有傳統作品中二元對立的價值觀,反而,如果只看前日譚,你很難評判機動戰士開發評議會和瓦納迪斯研究所熟善熟惡。

研究所的初衷或許是只是單純想要依靠新技術造福人類,但在無意識中也被財團利用并成為了劊子手,而評議會的種種血腥手段也完全可以類比隔壁作品中的「提坦斯」「A-LAWS」「藍色地球」等等臭名昭著的組織,在PV中,我們還能看到有「地球人」和「天宇人」兩種身份,也能找到雙方在台面下立場相互對立的細節。

你會發現每一方行動的驅動力都是自己的利益,而這種弱化了正邪關系的、發生在人類內部的斗爭,這種不可逆的「War Never Changes」的輪回宿命,和為了自己利益什麼事都能做出來的丑惡嘴臉相互交織,無疑將這場戰爭在觀感上更真實了,反過來說,觀眾也會在一定程度上讓人更討厭戰爭。

這也是我喜歡看高達的地方  不管怎麼說,這一次大河內一樓會不會「穩定發揮」,繼續講一段發生在高中生之間的幼稚戰爭,高達又能否洗脫被「不要停下來」「希望之花」等等鬼畜梗包裹的罵名,還有不到1個月我們就能夠見證了。

最后,我還是想祝愿《水星的魔女》能夠在這個疫情依然肆虐的2022年平穩落地——這不止是作為一個動畫愛好者的想法,畢竟我也不想看到自己未來幾年還是在拼各種版本「強襲自由/異端/牛高」。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