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比EVA,這部動漫被譽為「九十年代三大黑暗神作之一」

加油娜娜酱 2022/10/09 檢舉 我要評論

現在的動漫似乎越來越單一化,無論什麼動漫,都熱衷于 福利,賣肉,后宮,百合,萌,這些人畜無害而又吸引人的元素。

這讓我無比懷念曾經的日本動漫,尤其是在我自己看來最為輝煌的 90年代的日本動漫,

且不說 《新世紀福音戰士》《攻殼機動隊》《星際牛仔》這些無可爭議的神作,

即使是在今天沒什麼名氣的作品,現在看,一樣能讓人感受到震撼

就比如,我今天要聊的這部被譽為「 90年三大暗黑神作 之一

《此時此刻的我》

(另外兩部是《鈴音》《非常偶像key》)

單單一個片頭字幕,就足以讓人陷入無盡的遐想。

搭配宛如風沙般掠過耳旁的 BGM 荒蕪悲涼 之感呼之欲出

連同 實景膠片質感 ED都預示著遙遠未來的沉重與壓抑。

片尾曲名為《 子守唄 》, 飄渺且哀怨,單曲循環向

彼時, 科技和 文明 逆淘汰 與進化交織而生。

一方面,環境惡化,地表大部分都是荒野和沙漠;另一方面,古老的農耕與先進的機械共存。(逆淘汰,簡言之,就是壞的淘汰好的,劣質的淘汰優勝的,等等)

這便是 50 億年后的地球,它見證著軍國主義的垂死掙扎。

軍事帝國 海利嵨因缺水而勢力衰敗,并且受到曾被它武力征服的國家反擊。

為捍衛政權, 海利嵨的統治者 漢特擄掠人口,將男性訓練成士兵,女性則淪為慰安婦。

帝國燒殺搶掠,所到之處,尸骸累累。

這個大反派漢特實在是讓我嗤之以鼻。

漢特有著 極度膨脹的自我意識突發 性的暴力 行為

敵人來襲,他只會像死豬一樣嘶吼。我不禁反問,這樣一個廢物憑什麼登上海利嵨的權力之巔?

漢特的每張截屏都丑陋無比,就如他畸形扭曲的內心一般

但如果你細細品味漢特的言行,依然可以窺見他的君王氣概:在被刺客暗殺時,漢特雖然窩囊地抱頭鼠竄,但槍法很準;

敵國攻擊的危機解除后,漢特隨即恢復鎮定,發表煽動性演講以穩定軍心。

這種種細節都顯示著漢特曾經的輝煌。

在海利嵨全盛時期,漢特無疑是頗具王者風范的精神領袖。可是水資源的匱乏,卻將海利嵨禁錮在沙漠中。

漢特背負著失去權利的恐懼,最后 一點 滑向瘋狂 的深淵。(石井康嗣飾演漢特,他使用兩種聲線,恰到好處地表現出漢特的喜怒無常,在理智與瘋狂間搖擺)

在海利嵨 軍國主義野蠻滋長的過程中,除了漢特,還有一人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她就是漢特的心腹——軍事長官 阿菲莉亞

這個角色的身上有庫夏娜(出自《風之谷》)和草雉素子(出自《攻殼機動隊》)的影子。

庫夏娜 草雉素子

阿菲莉亞是優秀的戰略家、軍事家,實行著對海利嵨完全的控制和管理,簡直就是海利嵨的 無冕女王

看到這里,你可能會覺得前文所述的漢特是傀儡皇帝,但事實并非如此,漢特與阿菲莉亞的君臣關系從未顛倒。

正因如此,阿菲莉亞那 信仰破裂的絕望才表現得淋漓盡致,為該片沉重壓抑的氛圍增色不少。

曾經王者風范的漢特,吸引著當初的阿菲莉亞為他賣命。

而現今支撐著阿菲莉亞的,或許就是她對漢特的美好回憶。

直到漢特為了活命,在洪水的追趕下逃入時空轉移室,要拋棄海利嵨時,阿菲莉亞這才明白: 曾經君臨天下的帝王早已不在,自己只不過是「愚忠」。

阿菲莉亞便割舍了這顆信念的毒瘤,她獨自在控制室里目睹漢特在洪水中死去。

阿菲莉亞與漢特實屬罪有應得,正是他們造就了海利嵨的軍國主義, 并賦予 人性 掙扎 和扭曲。真正值得同情的是那些被強制入伍、保衛海利嵨的童子軍。

其中的 納布卡泰普爾最為典型,他們是 軍國主義思想馴化下萬千士兵的縮影,身上肩負的悲劇意味可謂濃墨重彩。

納布卡是該片塑造得最為豐滿真實的人物, 人性的良知與惡意在這個少年身上交替存在,演繹了一個有血有肉的形象。

納布卡本性善良,信奉的卻是軍國主義教條,二者的激烈沖突構成了納布卡內心的矛盾。

雖然納布卡能在無條件服從的軍人天性下舉槍殺戮,可是內心的吶喊卻無法停止。

在海利嵨征兵時,納布卡是血洗村落的屠夫,可當他看見蜷縮在被子里的無辜小孩時,他兇狠冷酷的眼神變得柔和起來。

奶聲奶氣的小孩含淚說著: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此情此景,但凡是人,都會為之動容。

雖然軍國主義思想的荼毒并沒有使納布卡放過這孩子,但他 壓抑已久的良知已然在躁動。

納布卡并沒有對孩子使用暴力,轉而采取勸說的方式。納布卡對小孩說: 只要能活下去,總有一天你會回到這里。這不也正是納布卡自言自語的安慰嗎?

戰爭 結束 重回家鄉就是納布卡的夙愿,同時也是他殺戮的理由:只有殺光敵人,戰爭才能結束。

這想法一點點蠶食著納布卡的靈魂,直到他邂逅 男主 阿修,他的良知才被釋放出來。

阿修曾為了救納布卡,自己反而被俘虜,成為海利嵨的童子軍。納布卡被阿修身上散發的 人文主義關懷所打動,他對編入軍隊的阿修照顧有加。

最后阿修連夜逃出海利嵨,納布卡在搜捕中仍選擇放走他。

左:阿修 右:納布卡

可是造化弄人啊。納布卡與阿修在薩里帕斯重逢,納布卡奉命血洗村莊,阿修要保護村民。

戰斗中,村民射殺納布卡的心愛部下,納布卡射殺村民。兩人持槍而對。憤怒的阿修只是歇斯底里地大叫著「納布卡」,但卻 沒有選擇 殺戮

只是將子彈射向納布卡腳下的土地,聞聲而來的另一名士兵—— 泰普爾俘虜了阿修。

此時,納布卡殺戮的決心動搖了, 一場顛覆式的思想劇變即將在納布卡腦中發生。最后迫使納布卡背叛海利嵨的,正是自己的戰友兼同鄉—— 泰普爾

泰普爾是 軍國主義思想的 奴仆。在無盡的殺戮中,泰普爾全盤接納海利嵨的教條,變得崇尚武力,自私自利。

血洗薩里帕斯之后,泰普爾見識了海利嵨的巨大威力,他欣喜若狂,開始夢想有一天也登上海利嵨的權力寶座。

泰普爾

于是泰普爾向納布卡游說,企圖同他聯手取得權勢。自他們來到海利嵨之時起,家園就已被炸毀。

納布卡雖有所覺悟,卻一時無法接受泰普爾的野心。被拒絕的泰普爾隨機拔出手槍,射殺納布卡。

納布卡垂死之際, 深感 殺戮的無道、歸家 無望,于是他拼命爬到牢房將阿修的武器交給他,幫助無辜的村民逃生。泰普爾則最終被洪水淹死,不得善終。

正是有像納布卡、泰普爾這樣千千萬萬的炮灰,他們的累累白骨才能構筑起海利嵨的繁盛。

如果說納布卡、泰普爾 用現實承包淚點,那麼主角阿修則 用理想輸出笑點

阿修是一個熱血笨蛋,他獨享片中最奇葩的設定: 無數次信仰之躍都毫發無損,用木棍斷煙囪,迷之抗打……

乍看之下你可能覺得這是強大的主角光環,前期不由自主地爆笑吐槽。

但聯系配角們的苦逼遭遇來看,我更愿意 將這不合理的主角設定理解為理想主義的外在表征

木棍斷煙囪

阿修一股腦地 將「不殺」貫徹到底,戰斗時只用木棍對付刀劍和槍炮,他無差別地救人,對生者的逝去抱有極大悲痛。

阿修宛如軍國主義的對立面,他本身的質量又影響著諸多配角的轉變,成為海利嵨覆滅的必要條件。

正因如此,片中人物的復雜糾葛、心理轉變 (黑化、洗白)才更值得細細品味。

就我個人的觀影體驗來看, 《此時此刻的我》夠黑暗,但不足以封神

阿菲莉亞的文戲部分沒有處理好,硬是要觀眾誤以為阿菲莉亞單方面喜歡漢特,這條感情線沒有把握好尺度。

這……不就是埋胸嘛!片中還有 「撲到」、「擁抱」、「牽手」、「吃醋」,很難不讓人想歪,

阿菲莉亞仰慕的是以前君臨天下的漢特,對如今的他只懷有殘留的好感。

加之片中 體現漢特個人魅力的片段太過分散,單刷一遍很難注意到,漢特給人的最主要印象就是無能、神經質。這對誤解向CP使得阿菲莉亞被不少觀眾群嘲。

故事的最后海利嵨覆滅,戰爭的受害者和施害者—— 士兵們攜手并進、共同生活。

這個結局并不能讓我滿意,它膚淺的美滿根本承載不起戰爭的沉重。

戰爭是團體犯罪,但不能因此就將浩大的罪責只歸咎于無法抗拒的時代和生殺予奪的領導者

那些參與屠殺的士兵,不管自愿還是被動,他們都同樣有罪,理應贖罪。

在人命面前,寬恕從來不是廉價應得的饋贈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